书斋楼文学经典白夜行第四章 · 三

第四章 · 三

    3

    正晴想起唐泽雪穗的身世,是在与礼子交谈后半个月左右,他陪朋友到位于中之岛的府立图书馆查资料的时候。这位朋友是他在冰球社的同伴,姓垣内。垣内为了写报告,正在调查以前的新闻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对对对,就是那时候,我也常被叫去买手纸。”垣内看着摊开的报纸缩印本,小声地说。桌上放着十二册缩印本,从一九七三年七月份到一九七四年六月份,每月一册。

    正晴从旁边探头去看。垣内看的是一九七三年十一月二日的报道,内容是大阪千里新市镇的超级市场内,手纸卖场挤进了三百名消费者。

    那是石油危机时的事情,垣内正在调查电力能源需求,必须阅览当时的相关报道。

    “东京也有抢购囤积的情形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。不过东京那边,应该是抢清洁剂抢得比手纸凶。我表弟说,他不知道被叫去买过多少次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里也写着,有主妇在多摩的超市买了市价四万元的清洁剂。这该不会就是你亲戚吧?”垣内笑着逗他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正晴也笑着回答。白夜行小说

    正晴心想,自己那时在做些什么呢?他当时正读高一,刚搬到大阪不久,正努力适应新环境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不知道那时雪穗几年级,在心里算了算,应该是小学五年级。但他无法想象她小学时的模样。接着,他便想起唐泽礼子的话:“是意外身亡,我记得是雪穗刚升上小六的时候。好像是……五月吧。”她指的是雪穗的生身母亲。雪穗读小六……就是一九七四年。

    正晴从缩印本中找出一九七四年五月份那一册,在桌上摊开。

    那个月发生过“众议院通过修订《大气污染防治法》”、“主张女权的女性为反对《优生保护法修正案》于众议院集会”等事件。还有日本消费者联盟成立、东京都江东区7一Eleven第一家店开业的报道。

    正晴翻到社会版,不久便找到一则小篇幅报道,标题是“大阪市生野区煤气炉熄火造成一人中毒身亡”,内容如下:廿二日午后五时许,大阪市生野区大江西七丁目吉田公寓一0三室房客西本文代(女,三十六岁),被公寓物业公司的员工发现倒在屋内,经紧急呼叫救护车急救,但西本女士到院前已身亡。据生野分局调查,发现尸体时屋内煤气弥漫,西本女士可能死于煤气中毒。现正针对煤气外泄的原因进行调查,据分析极有可能是煤气灶上加热的大酱汤溢出导致熄火,西本女士却未发现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!正晴很有把握。报道与唐泽礼子告诉他的几乎完全一致。目击者中并未出现雪穗的名字,这应该是报社基于新闻道德作的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那么认真?”垣内从旁边探头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正晴指着报道,说是发生在家教学生身上的事。

    垣内大为惊讶。“哦,竟然还上了报,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跟我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是在教那个小孩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垣内不明所以地发出钦佩的鼻音,又看了一次报道,“生野区大江,在内藤家附近嘛。”

    “内藤?真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的内藤是冰球社的学弟,比正晴低一届。

    “下次我问问内藤好了。”正晴边说边把报纸上吉田公寓的住址抄下来。

    他在两个星期后才向内藤问起这件事。因为上了大四,已经不参与冰球社的活动,也鲜有机会和学弟碰面。正晴到社团,也是因为缺乏运动开始发胖,想稍微活动一下筋骨。

    内藤体格瘦小。虽然拥有高超的溜冰技巧,但体重不够,近距离接触时不耐撞,实力并不太强。但他为人细心周到,又懂得照顾别人,所以在社内担任干部。

    正晴趁着在操场上做体能训练的空当找上内藤。

    “哦,那件意外。我知道,那是几年前的事来着?”内藤边用毛巾擦汗边点头,“就在我家附近,虽说不是隔壁,但也没几步路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在你们那里是不是成了话题?”正晴问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叫话题吗?倒是有一些奇怪的流言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,说不是意外,而是自杀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开煤气寻死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回答后,内藤看着正晴,“怎么了,学长?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唔,其实是跟我认识的人有关。”他向内藤说明缘由,内藤惊讶地睁大了眼睛:“原来学长在教那一家的小孩。真是很巧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来说没什么巧不巧的。不过,你再说仔细一点,为什么会有自杀的流言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不太清楚,那时我才念高中。”内藤偏了一下头,立刻似乎想起了什么,往手上捶了一拳,“啊!对了,去问那里的大叔,他可能知道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租停车位的物业大叔。他曾说过,因为房客在公寓里开煤气自杀,把他害惨了。他说的大概就是那间公寓吧?”

    “物业?”一个念头从正晴脑中闪过,“你说的是发现尸体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麻烦你帮我确认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你了,我想详细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体育类社团里长幼有序。学长托他这种麻烦事,内藤虽然感到困惑,也只能抓抓脑袋点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正晴坐在内藤驾驶的丰田卡瑞那前座上,这是内藤以三十万元向表哥买的二手车。

    “抱歉,麻烦你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我无所谓,反正就在我家附近。”内藤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前一天答应的事,学弟立刻就办了。他打电话给为自己介绍停车位的物业中介,确认对方是否是五年前煤气中毒案的目击者。对方表示发现尸体的人不是他,而是他儿子,他儿子目前在深江桥经营另一家店。深江桥位于东成区,在生野区北边。抄写了对方电话号码并绘有简图的便条,现在就在正晴手里。
第四章 · 二 回目录 下一页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