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斋楼文学经典白夜行第六章 · 五

第六章 · 五

    5

    星期六中午,友彦在百货公司地下食品部买了快餐,带回酒店房间。他买的是五目饭配烤鱼、鸡块,加上用酒店附赠的茶包泡的茶,在小桌上吃午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要你陪我吃饭。”奈美江歉然道,“你可以在外面吃完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有人一起吃,也吃得开心些。”友彦一边用方便筷夹开烤鱼,一边说,“而且,这东西还挺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吃。”奈美江眯起眼睛微笑。

    吃完饭,友彦从冰箱里拿出布丁,这是他买来当饭后甜点的。看到布丁,奈美江高兴得像个少女。“园村,你真细心,将来一定会是个好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把布丁往嘴里送的友彦害羞了。

    “园村,你没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去年交过一个,分手了。老实说,是被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说比较喜欢更会玩的男生,嫌我太土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都没有看男人的眼光。”奈美江摇摇头,随后自嘲地笑了,“我也没资格说人家。”说完,用汤匙挖杯子里的布丁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动作,友彦本想问一个问题,但没说出口,觉得问了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奈美江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。“你想问梗本的事对不对?”她说,“想问我为什么会跟那种人扯上关系,为什么会倒贴他一年多?”

    “呃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问吧。因为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我很傻。”奈美江把还没吃完的布丁杯放在桌上,“有烟吗?”

    “是柔和型七星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。”

    用友彦的打火机点着烟,奈美江深深地吸了一口。白色的烟优雅地在空中飞舞。“大概一年半前,我开车出了一场小车祸,”她看着窗外说道,“跟一辆车发生剐蹭。其实只擦到一点点,我也不认为我有错。可倒霉的是遇到了难缠的人。”

    友彦立刻明白:“流氓?”

    奈美江点点头。“他们把我围住,一时间我以为完了。就在这时,梗本从一辆车里下来,他好像认识那个流氓。就这样,他帮我把事情谈到付修理费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跟你索取高额赔偿了?”

    奈美江摇摇头。“我记得好像是十万元左右。不过,梗本还是向我道歉,说他没把事情谈好,觉得很过意不去。你一定很难相信,不过那时候他真的很绅士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难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穿着打扮也很得体,说他不是混黑道的,手上有好几桩事业,还给我名片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全丢了。”她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喜欢上了他?”

    奈美江没有立刻回答,抽了一会儿烟,视线随着烟流转。“说起来很像借口,但那时他真的对我很好,让我相信他是真心爱我。我快四十岁了,才第一次有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也想为他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应该说,我怕梗本对我不再有兴趣,想表示我是个有用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给他钱?”

    “很傻吧?他说新事业需要钱,我一点都没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早就发现梗本其实也是流氓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,那时候已经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不管他是不是流氓,都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友彦注视着桌上的烟灰缸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奈美江在烟灰缸里摁熄香烟。“我总是遇到不三不四的男人,这叫男人运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可以再给我一根吗?”她从友彦递过的烟盒里又抽出一根,“我以前的男朋友是个酒保,但从不好好工作。他爱赌,把从我身上搜刮到的钱通通拿去赌。把我的存款用得一分不剩之后,也不管我死活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三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和你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时候。因为遇到那种事,觉得活着很没意思,才会想去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那种地方——和小伙子乱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很久以前跟亮说过。我想,这次他一定很烦我。”奈美江拿起放在桌上的打火机,点着香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重蹈覆辙,亮最恨别人这样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的确,友彦想。“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盗领银行的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。”奈美江跷起脚,继续抽烟,似乎是在想该如何说明。香烟短了两厘米之后,她开口了:“想来想去,算是很简单吧,不过,这就是陷阱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简单地说,只要伪造汇票就行。”奈美江用两只夹着香烟的手指摁太阳穴,“在上面填好金额和对方的户头,盖上集中作业科的主任和科长的印章就可以了。科长经常不在位子上,要偷盖他的章并不难。主任的公章我是伪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会被发现吗?没有人会检查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一张日报表,是用来算资金余额的。会计部的人负责验算,不过,只要有他们的印章,就可以伪造通过验算的文件,也就可以暂时蒙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?”

    “用这个方法,结算金额会突然减少,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。所以,我只能盗用垫付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金融机构间的汇款,原理是这样:承办汇款的银行先替客户代垫,事后再跟钱汇进去的银行结算。先垫的那笔钱就叫垫付金,无论哪家金融机构都会另外提存起来。我就是看上了那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很复杂。”落霞

    “操作垫付金需要专业知识,只有具备多年实务经验的职员才能掌握整个局面。在大都银行昭和分行,就是我在负责。所以,本来应该要经过会计部、查核部二重、三重的检查,实际上却由我一手包办。”
第六章 · 四 回目录 下一页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