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斋楼文学经典白夜行第九章 · 六

第九章 · 六

    6

    诚回到公寓时,雪穗的鞋子已经放在玄关,屋内传来炒菜的声响。他走进客厅,穿着围裙的雪穗正在厨房里做菜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啦,这么晚。”她一边翻动平底锅,一边大声说。已经过了八点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诚站在厨房门口问。

    “大概一个小时之前。我想得回来准备晚餐,就急忙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“就快好了,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”他望着利落地做着色拉的雪穗的侧脸说,“今天,我在练习场遇到了以前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是吗?我不认识的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哦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很久没见,便说一起吃个饭,就在附近的餐厅随便吃了。”

    雪穗的手停了下来,举到脖子附近。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今天也会很晚才回来,因为你店里好像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事很快就解决了。”雪穗擦了擦脖子,接着露出无力的笑容,“也是,谁叫我老是晚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本该想办法和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别放在心上。那我还是把饭做好,要饿了就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高尔夫球课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哦,”诚含糊地点头,“也没什么,只是说他们排了课程表,会按照课程安排一步步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这个嘛……”该怎么解释呢?诚盘算,既然三泽千都留在那里上课,他不想和雪穗同去,只好决定放弃那里的课程,问题是怎么说服雪穗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他还在思索该怎么开口,雪穗先说话了,“明明是我提出来的,现在要反悔实在很过意不去,可状况实在有点糟糕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诚转头看她,“有困难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分店不是要开张了吗?我们正在招聘店员,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人。你也知道,最近就业市场完全是劳方市场,新人根本不肯来我们这种小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跟纪子商量,以后我星期六也尽可能去上班。我想应该不至于每个星期六都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确定能休息的就只有星期天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雪穗缩着肩,抬眼看诚,显然是怕他生气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生气,他的心思完全被别的事情占据了。“这样,你就没法去上高尔夫球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我才向你道歉。是我出的主意,自己却不能去。对不起。”雪穗双手在身前并拢,深深低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,”诚双手抱胸,走向沙发,“真没辙。”说着,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,“那我自己去上吧,既然说明会都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生气?”雪穗似乎对丈夫的反应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不会为这事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还以为又会惹你生气,心里正七上八下的呢。别的问题都还好解决,可是,人手不足实在没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别提这件事了。只是即便你改变心意,还是想学,也赶不上我那一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诚拿起桌上的遥控器,打开电视,把频道转到棒球赛转播。王贞治率领的巨人队在今年刚刚落成的东京巨蛋球场,与中日龙队陷入苦战。但是,他眼睛看着电视,心里想的既不是谁要补上去年退役的投手江川的空缺,也不是原选手本赛季能不能拿下全垒打王。他在想何时才能背着雪穗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诚辗转难眠,一想到与三泽千都留重逢,身体就莫名发热。她的笑容在脑海中闪现,她的声音在耳内回荡。说明会安排了参观实际教学,他去观看千都留他们在教练的指导下击球。注意到他在场的千都留可能因为太紧张,失误了好几次。每次失误,她都会回头朝他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说明会结束后,诚鼓起勇气邀她一起吃饭。“我回家后也没的吃,本来就准备在外面吃完再回家。但一个人吃实在没什么意思。”他编了这样的借口。她的神色似乎有些犹豫,但旋又笑着回答:“那就由我作陪吧。”他看在眼里,并不认为她是碍于情面不得不奉陪。

    千都留是搭电车再步行来高尔夫球练习场的,诚让她坐上车,驱车前往去过几次的意大利餐厅。这家店他从未带雪穗来过。

    在照明刻意昏暗的店内,诚与千都留相对用餐。仔细回想起来,他们在同一家公司共事时,甚至不曾相偕进过咖啡馆。他心情十分放松,隐隐觉得他们天生即十分契合,和她在一起,话题便源源不绝地涌现,甚至觉得自己能言善道。她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间或说几句话。在各家公司辗转来去的她,提及自己经历时,有一些见识甚至令他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想学高尔夫球?为了美容?”用餐时,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为什么。一定要说原因,算是为了改变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常想,最好改变一下,不能再过这种浮萍般随波逐流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高宫先生为什么想学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诚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他不便说是出于妻子的提议,“嗯,因为运动不足啊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接受了这个答复。

    离开餐厅后,他送她回家。她曾一度婉拒,但看来并非出于厌恶,在他坚持下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不知她是否刻意为之,用餐期间,她没有问及他的家庭。他当然也没有说出让她意识到雪穗存在的话。但车子开动后不久,她问:“你太太今天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或许是他多心,但她的口气听起来有点不自然。他说:“她工作很忙,经常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她默默地轻轻点头,之后再没提起类似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的公寓位于沿铁路兴建的一座精致漂亮的三层建筑。
第九章 · 五 回目录 下一页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