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斋楼文学经典白夜行第十章 · 六

第十章 · 六

    6

    今枝把脏脏的本田序曲停在距离精品店稍远的路旁。若被看穿了连换新车的余力都没有,特地向筱冢借的高级西服和手表就失去意义了。“我问你,真的什么都不给我买吗?连便宜的也不行?”走在他身旁的菅原绘里问。她把她最好的一件衣服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那里没什么便宜的东西吧,恐怕每件东西的标价都会吓得你眼珠子掉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我想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用你自己的钱买啊,那不干我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嘛,小气!”

    “别抱怨了,都说会付你钟点费了。”

    不久,两人来到精品店“R&Y”门前。精品店的门面全是透明玻璃,从外头看,只见店内摆满了各式女装、饰品。

    “哇!”绘里发出赞叹,“果然每一件看起来都贵得要命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你的用词。”他用肘轻顶绘里侧腰。

    菅原绘理是在今枝事务所旁一家居酒屋工作的女孩,白天在专科学校上课,今枝不清楚她在学些什么。不过她值得信任,遇到最好携伴同行的场面时,他有时会付钱请她帮忙。绘里似乎也喜欢帮今枝一把。

    今枝打开玻璃门走进店里。空调的温度恰到好处,空气中弥漫着香水味,却不流于低俗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。”一个年轻女子从后方出现。她穿着白色套装,露出空姐般的职业笑容。她并不是唐泽雪穗。

    “敝姓菅原,我们预约了。”

    听今枝这么说,女子行礼说道:“菅原先生您好,我们正在等候您。”

    和绘里一起行动的时候,今枝尽可能用菅原这个姓氏。因为若用别的,有时绘里会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“今天您要找什么样的衣服?”白衣女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适合她的。”今枝说,“夏天到秋天都可以穿的,要有型,但不要太花哨,穿去上班也不会太惹眼。她刚入社会,要是太出风头,怕会招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白衣女子点头表示明白,“我们有衣服正好符合您的要求。我现在就去拿。”

    女子转身的同时,绘里也转向今枝,他轻轻向她点头。就在这时,里面出现了另一个人,今枝看向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唐泽雪穗像穿梭于衣饰间一般,缓缓向他们靠近,露出微笑,笑容一点都不做作,真正是温柔的光芒,竭诚款待来店顾客的真诚,像光晕般自她全身散发出来。“欢迎光临。”她微微点头说道,其间视线没有离开过两人。

    今枝也默默朝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您是菅原先生吧,听说是筱冢先生介绍您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今枝说。预约的时候,对方便问过介绍人了。

    “您是筱冢……一成先生的朋友?”雪穗微偏着头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点头应答后,今枝想,为什么她提起的是一成,而不是康晴呢?

    “今天是为夫人置装?”

    “不,”今枝笑着摇摇手,“是我侄女。她刚进职场,我要送件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呀,我太冒失了。”雪穗微笑着,垂下长长的睫毛。这时,刘海飘然落在脸上,她伸出无名指撩起。这个动作着实优雅,今枝不禁想起老电影里的贵族女子。

    唐泽雪穗应该刚满二十九岁,这么年轻,她是如何培养出这种气质的呢?今枝感到不可思议。他现在能够了解筱冢康晴对她一见钟情的心境了,但凡男人,大概没有人能不受她吸引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拿着好几件衣服出来,向绘里介绍,问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尽管向小姐请教,选适合你的衣服。”今枝对绘里说。

    绘里转身朝着他,挑了挑眉毛,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,眼神分明在说:你根本就不肯买给我,还说呢!

    “筱冢先生还好吗?”雪穗问。

    “好,还是一样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方便请教您和筱冢先生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,高尔夫球伴。”

    “哦,高尔夫球……哦。”她点点头,那双杏眼的视线落在今枝的手腕上,“好棒的手表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……”今枝用右手遮住手表,“别人送的。”

    雪穗再度点头,但今枝觉得她脸上浮现的微笑改变了。一时之间,今枝还以为露出了马脚,被她看出这只手表是向筱冢借的。筱冢出借时曾告诉他:“别担心,我没在她面前戴过这只表。”不可能露出马脚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店真是不错。要备齐这么多一流商品,想必需要相当的经营管理能力,你还这么年轻,真了不起。”今枝环视店内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的称赞。但是我们还是无法完全满足顾客的需求,还得继续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啊,您要喝点冷饮吗?冰咖啡或冰红茶?也有热饮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请给我咖啡,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请您在那边稍候。我马上送过来。”雪穗指向放置沙发和桌子的角落。

    今枝在一张看似意大利制的兽脚沙发上坐下。桌子兼做陈列架,玻璃桌面下精心布置着项链、手环等饰品。上面没有标价,但想必是商品,目的显然是在客人稍事休息时,吸引他们的目光。

    今枝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万宝路与打火机,打火机也是向筱冢借的。点着火,让整个肺里吸满烟,感觉紧绷的神经缓缓松弛下来。今枝暗想:这是怎么回事?我竟然会紧张,只不过面对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优雅的气质是怎么来的?究竟是如何培养、又是如何磨炼的呢?今枝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幢老旧的两层建筑,吉田公寓。那是一幢屋龄高达三十年的老房子,至今没垮掉令人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今枝上周去过那里一趟,因为唐泽雪穗曾住过那里。听了筱冢的叙述,他决定先查明她的身世。

    公寓四周有不少又小又旧的房子,应该是战前便有了。住户中有好几个人还记得当初住在吉田公寓一。三室的母女。这家人姓西本,西本雪穗是她的本名。

    由于父亲去世得早,她与生母文代相依为命。文代据说是靠兼职来维持生活。文代在雪穗小六时亡故,据说死于煤气中毒。虽然被视作意外处理,但附近的主妇称“也有人说好像是自杀”。
第一章 · 一 回目录 下一页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