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斋楼文学经典白夜行第十一章 · 二

第十一章 · 二

    2

    菅原绘里打来电话,是在今枝与筱冢在银座碰面两天后的晚上。今枝因为另一份委托,在涩谷监视一家宾馆直到晚上十一点多,回到家里已超过十二点。他脱去衣服,正想冲个澡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绘里说,有点不对劲,才打电话过来。听她的语气,并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电话录音里有好几个无声来电,害我心里发毛。不是今枝先生打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对打那种电话没兴趣,会不会是居酒屋哪个花钱捧你场的客人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那样的人呢,而且,我从不把电话号码告诉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号码随便就查得到。”例如打开信箱,偷看电信局寄来的电话账单,今枝不禁想起自己惯用的手段。那只会让绘里更害怕,他便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也让我觉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太多心了。”绘里放低音量说,“我总觉得好像有人进过我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下班回来,一开门就有这种感觉,就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具体的异常情况?”

    “嗯。首先,凉鞋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一双跟很高的凉鞋,我放在玄关,有一只倒了。我最讨厌鞋子倒了,不管多急着出门,都一定会把鞋子放好。”

    “它却倒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电话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放的角度变了。我习惯斜斜地摆在架子上,这样我坐着左手就可以拿到听筒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电话和架子是平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自己弄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记得这样放过。”

    今枝脑海里立刻浮出一个想法,但他没有告诉绘里,只说:“知道了。绘里,你听清楚,我现在就过去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今枝先生要过来?呃……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担心,我不会变成大色狼。另外,在我到之前,千万不要用电话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到了再解释。我会敲门,但你一定要确认是我才开门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绘里回答,声音显得比刚通上电话时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今枝一挂掉电话就穿上衣服,迅速将几样工具放进运动背包,穿上运动鞋,走出房间。外面下着小雨。一时间他想回去拿伞,但随即决定跑过去,从这里到绘里的公寓只有几百米。

    公寓所在的巷子位于公交车行经的大路后面,对着收费停车场,外墙已经有了裂缝。今枝跑上公寓的户外梯,敲了二。五室的门。门开了,露出绘里担忧的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她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愿只是你神经过敏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。”绘里摇摇头,“挂掉电话后,我心里更毛了,觉得这里简直不像我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神经过敏。尽管这么想,今枝却默默点头,定进玄关。

    玄关摆着三双鞋:一双运动鞋,一双便鞋,一双凉鞋。凉鞋的跟果然很高。这种高度,稍微一碰就会倒。

    今枝脱鞋进屋。绘里的住处是套房,只有一个小小的流理台,没有厨房和客厅。即使如此,她还是在中间挂上布帘,免得整个房间在门口就一览无余。布帘后面摆了床、电视和桌子,老旧的空调可能是她搬进来时就有,噪音虽大,吹出来的好歹是冷风。

    “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那里。”绘里指着床铺旁边。那里有个小架子,架子上方几乎呈正方形,上面放着一部白色电话。不是最近流行的无线电话,想来是因为这个小房间用不着。

    今枝从背包里取出一个黑色四方形装置,上面装了天线,表面上有好几个小小的马表和开关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无线电?”绘里问。

    “不,一个小玩具。”今枝打开电源,接着转动调整频率的旋钮。不久,马表在一百兆赫附近出现了变化,显示感应的灯开始闪烁。他保持这种状态,有时靠近电话,有时拿远些,马表的反应始终没变。

    今枝关掉装置的开关,拿起电话查看底部,然后从背包中取出一组螺丝起子。他拿起十字起子,拧开卡住电话外壳的十字螺丝。果然不出所料,松开螺丝并不费力,因为有人拆过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要把电话弄坏?”

    “是修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取下所有螺丝后,今枝小心地拆下电话底座,露出电子零件罗列的底盘。他立刻注意到一个用胶带固定的小盒子,便伸出手指夹出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拿掉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今枝没有回答,用螺丝起子撬开盒盖,里面有纽扣式汞电池。他挖出电池。

    “好,这样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?告诉我啊!”绘里吵闹着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,是窃听器。”今枝边说边把电话外壳复原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绘里大惊失色,拿起拆下的盒子,“不得了了!干吗在我房间装窃听器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问你呢,你是不是被什么男人纠缠上了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今枝再度打开窃听装置侦测器的开关,一边改变频率,一边在室内走动。这次马表没有任何反应。“看来没有慎重到装两三道。”今枝关掉开关,把侦测器和整组螺丝起子收进背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有人装了窃听器?”

    “先给我来点喝的,跑来跑去的,真热。”

    “啊,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绘里从约半人高的小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,一罐放在桌上,一罐拉开拉环。今枝盘腿坐下,喝了一口。放松的同时,汗水也从全身上下冒了出来。“简单地说,就是来自经验的直觉。”他说,“发现有人进屋的迹象,电话被动过,这么一来,怀疑有人对电话动过手脚不是很合理吗?”

    “啊,对,还挺简单的嘛。”
第十一章 · 一 回目录 下一页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