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斋楼文学经典白夜行第十三章 · 八

第十三章 · 八

    8

    那段时间有如置身于一股下沉的气流中一般。

    星期六下午,美佳一如往常在房间边听音乐边看杂志。床头柜上放着空了的茶杯,和装了几块饼干的盘子。那是二十分钟前妙子端来的。那时她说:“美佳小姐,我待会儿要出门一下,麻烦你看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的时候会锁门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管谁来我都不应门。”美佳趴在床上看着杂志回答。

    妙子出门后,宽敞的宅邸里便只剩美佳一个人。康晴去打高尔夫,雪穗去工作,弟弟优大到祖父家去玩,今晚要在那边过夜。

    这种隋况并不少见。生母去世后,美佳就经常被独自留在家里。一开始还觉得寂寞,现在反而觉得一个人更轻松自在。至少,总比和雪穗两个人单独相处好得多。

    正当她从床上起来,准备换CD的时候,走廊上传来电话铃声。她皱起眉头,如果是朋友打来的,当然很开心,但多半不是。家里共有三条电话线,一条是康晴专用,一条是雪穗专用,剩下的那一条由全家共享。美佳央求康晴早点让她拥有专线电话,康晴就是不肯答应。

    美佳走出房间,拿起挂在走廊墙上的无线电话分机。“喂,筱冢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,您好。我是杜鹃快递,请问筱冢美佳小姐在吗?”是个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啊,呃……有菱川朋子小姐寄给您的东西,请问现在送过去方便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几句话,美佳觉得纳闷。送快递的时候会这样先通知收件人吗?不过她以为这是一种特别系统的配送方式,并没有多想,倒是菱川册。子这个名字勾起了她的好奇。朋子是她初二时的同学,今年春天因为父亲工作的缘故,举家迁往名古屋。

    “方便啊。”她回答。

    电话另一头的人说:“那么我现在就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几分钟,门铃响了。在客厅等候的美佳拿起对讲机的听筒,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穿着快递公司制服的男子,两手抱着一个水果纸箱大小的箱子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杜鹃快递。”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美佳按下开门钮,这样便可开启大门旁出入口的锁。

    美佳拿着印章来到玄关等待。不一会儿,第二道门铃响了。她打开门,抱着纸箱的男子就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请问放在哪里?东西挺重的。”男子说。

    “放在这里好了。”美佳指着玄关大厅的地板。

    男子入内,将纸箱放在那里。男子戴着眼镜,帽子压得很低。“请盖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回答,拿好印章。

    男子掏出票据:“请盖在这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她向他走近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男子也走近她。

    美佳正要盖章,票据突然从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她正要惊呼,嘴巴却被什么塞住了,好像是布。极度惊愕之下,她吸进一口气。刹那间,意识离她远去。

    时间感变得很奇怪,耳鸣得厉害,但那也只是有意识的时候,意识像信号极差的收音机,不时中断。全身无法动弹,手脚变得好像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,剧烈的疼痛是唯一确定的感觉。她并没有立刻注意到疼痛来自于身体的中心,因为太过疼痛,全身的感觉似乎都已麻痹。

    男子就在眼前,看不清他的脸。气息喷在她身上,很热。她被强暴了……

    这只是美佳本身的认知,她明白自己的身体正在遭受凌辱,心却仿佛在远观。更高一层的意识在观察,在想:我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呢?

    另一方面,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包围着她。那是一种即将掉落到一个不明深渊的恐惧,不知这场地狱般的磨难将持续到何时的恐惧。

    风暴何时离去,她不知道,也许那时她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视力首先慢慢恢复正常,她看到一整排盆栽,仙人掌盆栽。那是雪穗从大阪娘家带来的。

    接着听觉恢复了,耳里听到不知何处传来的车辆声,还有风声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意识到这里是户外,她在庭院里。她躺在草地上,看得到网,那是康晴练习高尔夫用的。

    她撑起上半身,全身疼痛,有割伤,也有撞伤。而身体中心有一种不属于割伤、撞伤,像是内脏被翻搅后闷闷的剧痛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空气冰冷,发现自己几近全裸。身上虽然穿有衣物,但已成为破布。我很喜欢这件衬衫——另一个意识带着冷冷的感想。

    裙子还穿在身上,但不用看也知道内裤被脱掉了。美佳呆呆地望着远方,天空开始泛红。

    “美佳!”突然传来人声。

    美佳转头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,雪穗正飞奔而来。她望着这幅景象,恍若身处幻境。
第十三章 · 七 回目录 第十三章 · 九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