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4

  邹起是京城一个无名的小摊贩,唯一会做的生意就是早上卖粥。

  而每天让他心跳最厉害的时候,就是清晨为一位特殊的客人盛粥。

  这特殊的客人非是旁人,就是鼎鼎大名的抚宁王韩朗。

  事到如今,邹起还清楚记得那第一次相遇情景:他傻傻地盯着看人家吃完,自己茫茫然地收好帐,过了很久才缓过了神;随后逢人就说他碰到个神仙样的人物。

  

  那一整天都是那么兴奋,手舞足蹈介绍着,说那是个很漂亮很高贵很仙骨的神仙。

  最后,旁人实在是于心不忍,万分小心地告戒他,他心里的神仙其实是个大恶人,大坏蛋,叫韩朗。

  于是,邹起又傻了一整夜,直到第二天晨,恍惚地摆好摊头,再次见到那漂亮的大坏蛋,听到他说“老板,来碗清粥。”这时候才意识到,他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的话,在他心目里,韩朗就是最好看的神。

  而从那时起,长得神仙样的坏蛋几乎是天天惠顾他的生意的,可以说大多是风雨无阻的。

  慢慢地他也掌握了韩朗的规律。

  

  韩朗有两个贴身小厮兼任护卫,一个叫流年,一个叫流云。

  他们轮流当差,一人一天。

  流年会坐在韩朗身边陪他喝粥,流云却只会站在韩朗身后干等。

  韩朗只叫清粥,配他摊上自制的酱菜。

  来他这里吃早点的百姓,见这位大人来就纷纷让坐,有的识相的离开,有的找个角落围观窃窃议论。

  韩朗从不会热情招呼,也不会命令人回避,慢条斯理地吃完他的早点。

  结帐的时候,也会根据他吓走客人的数量,多给银子。

  渐渐地,邹起早上的客头少了很多,而韩朗给的银子却没有少过。

  

  今天天气晴朗,他起早了,刚设好摊头,就听得有人问:“请问这里哪个粥最便宜啊?”

  “清粥。”邹起随口答道,瞥见位男子,衣衫有些破落,可样貌英挺。

  “便宜就多来几碗!”

  邹起看看天色,时辰还早,忙招呼那人坐下。

  然而结果却出乎他意料……

  

  “大人,这……清粥都让这位小哥抢吃光了;要不我给您盛碗红豆甜粥?”

  当韩朗脸色铁青地站在粥铺前,邹起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只好胆战心惊回话。

  

  韩朗挥手示意不必,在抢掉他早饭的那人面前坐了,目光打斜问他:“你是外乡人吧,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是外乡人。”那人开始头也不抬:“在下林落音。”

  

  “林落音……”韩朗重复,低低沉吟,将他从头到脚看过:“好名字,出门在外做事一定很辛苦,平常用左手还是右手?”

  身后的流云叹气,人命真贱,老天没眼。如果主子一知道答案,这林落音是绝对保不住一只手了。

  

  昨晚接班的时候就听流年说,主子心情不佳。而从以往的经验来看,主子越喜欢装作若有所思,就是他越使小性子计较的时候。

  可一大早沾上血腥总是不好,他思忖,小跨一步:“主子上朝听政的时候快到了,皇上还等着呢。”

  韩朗狠狠回瞪他一眼,遗憾地回轿,又故意叹口气:“算了,走吧。”

  心腹也有不知心的时候,方才他问那句,却不是要和林落音为难。

  这人胸有丘壑武功颇高,而且还惯使左手剑,这就是他从林落音那里看出的信息。

  方才那一问,就仅仅只是个确认而已。

  

  抚宁王书房。

  流云跪坐在书房一角围棋桌旁的蒲团上,专心将棋子累叠堆砌起来。一个接着一个,黑白相间。

  他的主子为碗粥,下完朝到现在,都没好脸色过。

  “王爷,有个叫邹起求见,说是……给您送粥。”门外有人通报。

  过了许久,流云终见主子笑了。

  

  没想到粥摊的老板那么上心,事后还亲自送粥上门;而且居然还有人肯来通报,可见他为进来塞给下人不少的好处。

  韩朗吩咐让邹起进来后,却没等人开口便说:“我除了早上外,是不吃外食的。”

  

  原来兴致勃勃的邹起听完这话后一呆,果然是怕被毒死的坏人啊。亏自己为早上的事,伤神到现在。

  “粥老板,你为进来花了不少银子吧?”韩朗托腮扫了眼粥,还冒着热气。

  “是啊……”紧张得说不出话,他居然记得自己姓什么,真是……眼眶有点发热。

  “愿意留下做我府上的厨子吗?住进王府,只要你负责我的早餐,待遇一定比原来的好。”韩朗拨弄下手指,开出条件。

  坐在角落流云一不留神,没掌握好重心,推砌好的棋子散落在棋盘上。果真还是那么耿耿于怀,那么小气。

  “你可以考虑下,不急。”

  邹起握拳,上前一步,正准备答应,忽听到房外带着哭腔的嚎啕:“王爷,你要为我们做主啊。”

  韩朗嘴角缓缓上扬,形成美丽的弧度,“粥老板,你看我这官邸像什么话,谁都能想来就来;想哭就哭的。”

  

  没等邹起告退,哭喊的人已经闯了进来,一阵香风飘入,梨花朵朵皆带雨,可惜做得太过,令人悚然。

  在韩朗的授意下,邹起有了免费看大戏的权力。

  这位邹老板听了老半天,才明白来的是群官娼。官娼都可以来这抚安王府,韩朗王爷真是不拘小节啊。

  他半张的嘴巴,费心消化所听到的内容。

  什么三二一格言,什么私娼受宠……

  云里雾里,不知所云。

章3 回目录 章5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