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5

  一 夸奖美貌:举手投足,清雅宜人。

  二 谢谢礼物,没忘记提醒以后多给点;最好顺带也要那个烧粥徒弟的枕头。

  三 要点补品,滋养美容的。

  四 靠着聪明的头脑,随鸡硬变。

  

  韩朗乐不可支,随鸡硬变?亏他想的出。

  “华容,我突然之间,发现我对你很不错。”

  “那是,王爷对我的赏赐,向来不吝啬。”把戏揭穿,华容没半点不好意思,一串手势比得如行云流水。

  “不是指这个,是指我现在还留着你的性命,没杀你。”韩朗似笑非笑地睨他。

  

第八章

  第八章

  

  

  华容听后不自觉地吞了下口水,没扇子撑门面,还真是不习惯。也不可能做任何动作,因为他的右手腕已经被韩朗紧紧扣住。

  华容只有抬起头看韩朗,那眸瞳光华精转。

  韩朗搭着华容的脉象,觉得他心跳快了些,便凑近华容轻问:“很怕我杀你吗?”

  施加在手上的力量在不断地加强,再加强……

  华容虚应地点头,手被扣住,依然不能打手语,手腕疼得发麻。

  

  一滴水,从华容的额头坠落,极缓。

  接着是第二滴,第三滴。

  韩朗靠得华容更近,舌尖接住华容脸上其中一颗水滴,轻尝。微凉、丝许的咸涩,是——汗。

  寒冬的阳光,灼亮却不刺眼,光从华容的身后透照过来,使得他那华贵的蓝袍衣色逐渐向外淡开,人形越加地单薄。

  韩朗依旧绵绵施力。

  

  “扑”地一声。

  华容双膝落地,身子一倒,直接昏迷。

  久久之后,屋里传出韩朗叹息的声音:“他果然不会武功。是哑巴有时还真好,连惨叫的时间都省下了。不过晕的也算及时,我再用点力的话,筋脉就断了。”

  

  屋内的取暖用火炉,滋滋响。

  休息娱乐完毕,韩朗坐直身,准备继续看则子,并圈点下其中的重点。

  “主子。”随着一声通报,门被开启,是流云。

  韩朗一见是他,就猜到几分,蹙起眉头:“还没准备好吗?”

  流云扫了地上昏厥的华容一眼,恭敬地回禀:“还是不肯回去。”

  

  “主子那他呢……”流云指的是华容,虽然有暖炉,但天寒地冻的。

  “就让他这样躺着,”韩朗人在门廊停顿了下,“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,就把华贵人叫来。”

  

  去见皇帝的路上,韩朗一直在暗骂自己,他做事一旦感情用事,就会乱了所有的计划。每次都是这样!

  带皇帝出宫,绝对是他的失策。

  以前深宫大院,皇帝自己还有所顾忌,从没做那么过分过。

  现在到了王府,反正天塌地陷,都有他韩朗庇护;而且也不必再刻意掩饰他的哑巴身份,所以一天比一天无法无天。

  比如,现在——

  他还没进屋子,就头顶天外飞“物”,该被带回宫的衣物,在这房间随处可见。

  还未开口,皇帝已经扑进韩朗他怀里。

  韩朗只是苦笑。为什么,对皇帝,他就是发不出火。

  

  “我不回去。”皇帝果断的手势,撒娇的模样。

  韩朗索性不回答,反正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“我伤还没好……”皇帝比动双手,开始为自己找理由。

  韩朗摇头,只好拆穿:“华容的伤比你严重的多,与你是同天用同种的创药。他已经生龙活虎,你怎么会没见好转。”

  “他个贱命,你拿他和我比?” 皇帝警戒地退后一步,眼珠转动,手稍一顿后,开始慌乱地比划,“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,你这两天都和他……是不是?”

  “皇上……”

  “怪不得,你要我快点回去,这样就能玉成你们了吧?”失去理智的比划,打断了韩朗的靠近。

  韩朗一言不发,站着原地看着皇帝失控的动作,隐现失望。

  “我去死好了!”手势越来越决绝。

  韩朗面无表情。

  皇帝退到墙角,眼露伤痛与疯狂,牙咬着唇。“我死的话,就是你韩朗逼死的!”

  刹那——覆水难收!

  

  骤然,皇帝的比划停在半空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赶来的流年,流云都不自觉地倒吸了口气,倏然伏地不言半字。

  “都是……我逼你的……?”韩朗呐呐的声音,略微发颤,“原来是这样的。”话说到这里,韩朗笑了笑,双眼紧闭。

  皇帝半张着嘴,想伸手过去,身子犹如灌铅,动弹不得。

章14 回目录 章16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