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21

  “你睡着的时候,一直在说‘我还不能死’,一共说了二十六遍。”华容继续,回避装晕这个话题。

  韩朗抿唇,神色中隐隐现出倦累。

  十四年无眠,那种倦累,已经在他身体里结成亘古不化的冰,要拽着他直至长眠。

  而那头华容的手势还在继续:“大元帅潘克和我也有交情,我可以一试。”

  韩朗的手从他下颚垂了下来,还是似笑非笑:“那你就拿你的后庭交情去试一试,如果得成,我就满足你一个要求,只要这个要求我能做到。”

  华容美滋滋地点了点头。

  韩朗叹口气,偏头南望。

  南方不远处就是皇宫,里面住着他的皇帝周怀靖。

  

  四周夜色宁谧,连风都没有一丝。

  对着那金銮宝殿的方向,韩朗静默,最终将眼垂低。

  

第十一章

  

  

  

  三日之后,华容被抚宁王府扫地出门,没有什么理由,只是连人带包袱再带华贵,一起被扫上大街。

  关于这点,众人倒也一时无话。

  韩太傅对于一只私娼的兴趣,当然是不会长久,也没什么好意外。

  华容去得施然,照旧穿得葱绿,回到自家院子,又在院门挂了盏长明灯。

  老规矩,灯亮人在,这表示主人开始接受拜帖。

  生意又开张了。

  开始那几天生意并不热络,官人们畏惧抚宁王,当然是要观望一阵。

  华容不急,没事就在院里横着,晒自己晒得腻味了,就开始拿一只匾,天天翻晒银票。

  “我还没死,所以银票还是我的,我就喜欢晒着玩。”面对华贵鄙夷的牛眼他这么比划,黑眼珠朝天。

  华贵人气急,叉腰正想拿什么新词噎他,门外有人朗声通传。

  “潘克潘元帅,请公子入府一谈。”那人顿首,面孔熟悉,是潘府近卫,所以连拜帖也省了。

  华容笑得璀璨,当然是不会拒绝。

  只有华贵不忿,人走后开始磨叽:“假惺惺,嫖娼就嫖娼,还入府一谈,谈什么,秉烛谈心么?”

  “谈军国大事铁马金戈,反正没一样你能听懂。”华容比划,扬眉转身,居然在院里梨树下拿顶倒立,开始活动筋骨。

  

  金戈铁马,一点没错,潘大元帅半生沙场,连玩的游戏也与众不同,名字很有派头,就叫做“金戈铁马”。

  华容进到他内房,第一个动作就是跪地,然后头朝下,双手抱小腿,屁股高高翘起。

  老规矩老游戏,他理所当然地配合。

  潘克大悦,拿出绳子,先将他手脚绑在一起,接着又穿过大腿绕上他腰,系紧他脖子,将他牢牢捆住,固定在那个跪地低头抬臀的高难度姿势。

  这样一来,他就成了个牢实的马鞍,潘元帅性起,便随时可以上来骑他。

  “老规矩,咱们来点润滑,怎么样?”潘克低声,征求他意见的同时挥动马鞭,忽一声横扫。

  华容被绑,头埋在大腿间,也没法点,只好晃晃身子表示同意。

  马鞭于是应声飞来,“啪”一声打上了他高抬的臀。

  元帅武艺高强,鞭法自是了得,每一下准头都丝毫不差,刚刚巧落在他那个地方。

  润滑的确有效,那里很快鲜血淋漓,只需两个指头一推,滑腻腻的鲜血绝对不输给任何润滑剂。

  一切准备完毕,潘克喉咙沙哑,扯小裤露出他铁硬的“金戈”,一个跨身顶进,双腿弯曲,全部重量压上他腰,真的骑上了他这匹铁马。

  华容吃痛,全身骨头都快被他压散,只好将头点地,配合他动作的同时隐隐抽气。

  “还好。”第一次做完的时候他在心里自我安慰:“虽然潘元帅一顿能吃八碗饭,可最近也没怎么长胖。”

  第二次做是在休息不足一盏茶功夫后,他还能自我安慰:“还好,不仅没长胖,金戈也没长进,举的时间也不比以前长。”

  第三次做就是在半个时辰之后,那时候他已经头脑发涨,也找不出什么借口,只好强撑,在心里数羊。

  潘元帅骁勇,喜欢下面的人清醒,好欣赏他的英姿。

  而华容是唯一一个能被他连骑三次保持清醒的人。

  该晕的时候绝不醒着,该醒的时候绝不阖眼,华容就是华容,当之无愧第一总受。

  “价码还是老价码,一千两。”连做三次之后潘克终于力竭,拿刀挑开华容绳子,隔空甩来一张银票。

  华容倒地,很长时间还维持那个姿势,没有气力舒展手脚。

  银票轻飘,最终盖上了他脸。

  “多谢。”过了有一会他才起身,收银票入袖,比个手势。

  手势怏怏无力,对价码的不满他表达得很是含蓄。

  潘克的脸却是立刻沉了下来,看他,玩着手里的短刀:“一千两,你不会还嫌少吧?”

  华容后退,连连摇头,见桌上有纸笔,连忙拿来落墨:“元帅误会,潘家待华容已经足够慷慨。”

  “潘家?”见到这两字潘克凝目,上来看进他眼:“潘家还有谁对你慷慨,你别告诉我是尚希。”

  华容低头,抵死的沉默,沉默中默认。

  潘克微顿,很快想开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,也没什么,只是他这人迂腐,想来也没多少银子给你。”

  华容清咳了声,点头,余光却止不住去看了眼手上的扳指。

  一只正翠色水头盈润的扳指,浅看一眼,就知道价值连城。

  潘克凑了过来,一把握住他手,几乎把他骨头握碎:“这只扳指是尚希给你的?他几时变得这么阔绰,还跟你透露过什么?”

  华容不语,不是铁骨铮铮,而是央求地看他,意思是无意介入他们叔侄的是非。

  潘克脸色铁青,在掌上施力。

  被握住的那只手先前才断了只尾指,伤口痛入骨髓,华容身体摇晃,冷汗一滴滴落下,打湿潘克手背。

章20 回目录 章22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