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54

“哦。”韩焉应了声:“我忘记告诉你,那草叫做‘箭血’。”

“见血就钻,见血就长是么。”华容点点头:“多谢大公子指点。”

就这几句话的空隙,木桶里水草又长,长到和他齐腰,细须盘上来,缠住了腰节。

说是箭血,倒也不是一箭穿心那种。

这草需要养在药汁里,一开始只有人一只拳头大小。

华容刚刚进去泡,那草还真的很逗趣,不停挠他脚底板。

挠久了华容忍不住笑,就在一个吸气的空当,草里有根细须,很细很细那种,‘忽’一下穿进了他脚背血管。

钻进去之后它也不贪心,不往深处扎,专钻血管,最多不小心把血管钻破,刺进肉里半寸。

那感觉就象一根绣花针在血管里游走,还很温柔,只时不时扎你一记。

一开始华容也不在意,能够很活络地翻眼珠,表示鄙视。

慢慢地桶里就开始有了血,‘箭血’见血,那就开始长,钻血管的细丝从一根变两,两变四,到最后成百上千数不清。

这澡泡得好,洗得彻底,连每根血管都洗到,服务绝对周全。

“现在草长多高了?”韩焉又问,回头吩咐添热水,说是别把华公子冻着了。

下人立刻来添,‘箭血’遇热兴奋,一起钻破血管,扑一声扎进血肉。

华容在桶里摇晃,憋气比划:“刚才……到腰,大公子一关怀,现在……到胃了。”

韩焉眯了眯眼。

“有句话我想我应该告诉你。”略顿一会后他俯身:“楚陌不知道你认不认识,我和他有个约定,只要他助我,我最终会放他和你自由。”

华容眨眼,表示迷蒙。

这消息他自然知道,昨天那字条不是第一张,也不是林落音写的,送消息那人是楚陌。

楚陌的意思是要他等待,说是他已投靠韩焉,不日就可得自由。

自由。

想到这两个字眼他就发笑。

来京城已经两年有余,那些把他压在身下的官人们不止一次曾经提到韩焉这个人,提到他的事迹。

因为政见不和,他将自己自小唯一的好友凌迟,曝尸三日杀鸡儆猴。

拥太子事败后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女人,理由简单,只不过不想让她看见神一样的自己挫败。

如果楚陌知道这些,估计就不会这么幼稚,认为韩大爷仁慈,会有可能留他活口。

韩家兄弟,如果能比较,韩朗还算善人,大善。

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不肯跟韩朗离开,死活非要留在京城的因由。

总有法子能够通知楚陌,韩大爷比韩二爷更加狠辣,绝对绝对不能投靠。

当然这些他不会说给韩焉。

大爷们的话他一向不反抗,一向擅长装猪充愣。

“这么说,你不知道楚陌是谁?也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?”韩焉叹了口气。

华容眨眨眼。

章53 回目录 章55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