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56

流云低头:“小的和华贵关系非常,这个大公子想必知道,所以借胆给小的不是别人,而是色心。”

韩焉冷哼,拂袖高声:“外头人听着,给我再送一只木桶进来。”

华贵闻声怔怔,将那柴刀举高,摆了个预备拼命的姿势。

“大公子可知道林落音。”地下流云猛然抬头:“可能大公子不知道,留下华容性命,就是对林将军施了大恩。”

韩焉顿了下,这次没有反驳,回身看了看他,终于将手垂低。

皇宫一片静,死静死静。

窗外漆黑一片,夜风如兽四窜。

偌大个殿堂空空旷旷,当今天子只能看着随风摇曳的火苗,解闷。

黑暗里有脚步声靠近,皇帝起初并不介意,而后他越听足音越觉得不对,倏地回头。顷刻泪水迷了眼,他又狂擦眼泪,死睁大眼,盯着来人,不是错觉,真的是韩朗。

他冲过去,一把抱住,扎进那人怀里,温暖如旧,韩朗没死!

“皇上,臣是来道别的。”

“你还在生我的气?”皇帝停止抽泣抬脸,忙手划询问。

可惜该懂的人,却波澜不惊。

“我错了。”皇帝做着同样的手势,一遍又一遍。

“皇上是从未想过,能将毒药换成假的吧?”韩朗问话出口,少年天子顿时颓然垂下手,痴望冰冷的大理石地砖,明鉴如镜,映着韩朗的笑容。

“陛下,当韩朗是神,还是当时真想杀韩朗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。”

那杯毒酒可以说彻底让韩朗寒了心,他们再也回不到原点了。

“那月氏国犯境,你也不管吗?”小皇帝周怀靖猛地再抬头,手语的双手颤得厉害,“只要你回来,你官职俸禄可以再升的。”

韩朗闻言一愣,摇头苦笑,“陛下,韩朗从来就不是什么忠义之士。”多少个日月相守,心居然如此遥远。

“我可以告诉韩焉,你还活着。”

“我不怕死,却不希望来送死。你告诉了他,又能如何?”

皇帝不管一切,死死环抱住韩朗,双手紧扣。

韩朗嘴角勾笑,突然出手点住了皇帝的穴道,亲吻他的额头,每亲一下,就掰开他的一只手指。至始至终他脸上的笑容没减一分,却也没增那么一毫。

“皇上要记得,往年单单苏州一府就能交粮二百万石,超湖广以下任何诸省,浙江、江西二省相仿,无论发生什么,粮草供备一定要充足。”

“西南括疆顺利,表面人口众多,却不太稳定,抽丁参军,要慎重三思。”

皇帝喉口咕隆发声,泪一滴跟一滴淌下,滴滴落在韩朗手上,韩朗笑笑,用袖帮他把脸擦拭干净。

“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,臣请告退。”

从来对他的君臣大礼,韩朗一向不够上心;如今真有了这层心思,算是第一次却也是最后一次。

行礼参拜一完,韩朗果决地站起身,向外走去,未曾回看一眼。

风里烛台残火乱晃,挣扎了许久,“哧”地熄灭。

那黑暗好像无边无际,将人心最后的光亮都要吞没。

皇帝退后,觉得胸口空荡,好像心脏已被韩朗顺手摘了去。

恐惧象蛇一样冰冷,盘上了他心,又升上他咽喉,好像一把绝望的剑,居然一下砍断了他喉咙里那把大锁。

章55 回目录 章57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