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60

“很晚了你睡吧。”流云摊开手掌揉了揉脸,不明白自己怎么了,老是不自觉瞟那张大床。

韩朗给他吃了那半瓶药,可却没告诉他是什么。

“不如我们一起睡吧!”华贵突然冲口而出,嗓门还是一如既往的大。

窗外韩朗实在忍不住,才刚笑了两下,脚底就发虚,一个趔趄把华容摔了下来。

这一跤跌得好,华容跌进了花丛,爬起来时头顶发绿,顶着一朵硕大的牡丹。

“不如我们一起睡吧。”

屋里华贵这时又重复一句,声音却是已经放低,眼角下垂,看也不敢看流云一眼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干柴烈火抱堆,后果如何可以想象。

流云记得自己是拒绝一起睡的,可不知怎么人已在床上,手搭在华贵肩头,一颗心跳得好似战鼓狂擂。

“算命的说了,我宜上不宜下。”那厢华贵喃喃,手指下行,畏畏缩缩碰了下流云的腰:“你别……别介意。”

流云笑了下,眼里闪着微光:“我知道,你宜上不宜下,因为你是华贵人。”

华贵怔怔,隔半天才明白,很激动又是一嗓子:“这么说你同意!”

“是。”流云又笑,三分容让七分宠溺。

华贵抽气,欢喜到抓狂,连忙爬到上方:“现在我该怎么办。”

“起码要先脱衣裳。”

三下五除二,华贵立刻只剩了裤衩。

“还有我的。”

这个就过程有点艰难,因为华贵人的双手发抖,脑子晕眩,连个腰带也要解上半天。

“然后呢,我怎么办。”脱完两人衣裳后华贵又问,直眉阔嘴挤成一团。

“或者你可以亲我。”

“亲哪里?”

“随你。”

“嘴巴,这里?”

“不。”

“锁骨,你喜欢被人亲锁骨?”

“不。”

“这里,这两个点点?”

“不。我是男人,那里没感觉。”

“腰?你腰好紧,漂亮。”

“不。别,好痒。”

“再下面,就是……这里了。”

“嗯……,就是这里。”

章59 回目录 章61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