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64

傀儡天子泪光一闪,挣脱韩焉的掌控,别过头死咬着双唇,垂泪看地。

韩焉悠然道,“陛下放心,韩朗不会再来了。他不想管你了,就算他想再来见你,也不能了,因为他的武功已经废了,再没本事闯宫了。”

皇帝瞪大眼睛,张开嘴,喉咙“咯咯”却不能发声,再也寻不到那夜发声的感觉。

慌乱里,他直起身,双手飞舞。

由于动作过快,韩焉只能半琢磨,半猜测地弄懂个大概,“你说我对不起你皇家施与恩泽?好好好!我今朝就来告诉你,你皇家代代是如何对我韩家施恩的!”

往事不堪,皇恩浩大。

韩家得遂青云,风扶直上。官位显赫,权倾朝野。

皇恩浩大。

韩家护国天命,可谁能保证他们永远的效忠?谁能保证韩家永远是皇家的掌中之物?

天威既然难测。人心当然可以不古。

皇恩浩大。

所以,不知道哪代开始,韩家只剩下了一脉,以后也只留了一脉。说穿了就是一代只留一个活着,独自一人,到死也只是玄朝青史上的潦草一笔,永不成族,就不能成什么气候。

故事就是这样不变,持续地发展下来了。韩家的陵园一扩再扩。

直到周怀靖父皇那代,事情才有了转机。

那时,脑子还算清醒的老王爷,特意为韩家求情。多年安稳度春秋的先皇文瑞帝,突然发了善心,同意韩家留下刚满周岁的另一个。

这个侥幸生存的另一个,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韩家二公子,如今诈死游荡在外的抚宁王韩朗。

皇恩的确浩大。

韩焉从此,才真正拥有了这么个宝贝弟弟。

其实韩父也难为,望子成龙是每个做家长的天性,可他又怕韩朗锋芒太过,引来横祸。

所以对这个意外得活的小儿子,时而纵容过分,时而又管教严厉。由此造就了韩朗不伏烧埋,野马无缰的个性。

可惜到头,年少气盛的韩朗还是闯了祸,居然偷偷参加了科举,还没悬念地中了个状元。韩父事先得知内部消息,着急地临时抱佛脚,走动人脉,硬是把韩朗拉到第二,做了榜眼。

人算不如天算,这个韩家一意只想图个平安的二公子,最终还是走到人前,成了太傅,在那权欲中心最终不能自保,终究还是被人赐了一杯将离。

先皇后器重韩朗,将自己骨肉托付,可又怕他来日权势滔天不可控制,一时两难。

于是就有了那日偏殿召见,皇后笑吟吟赐酒一杯,韩朗笑吟吟饮下,命运便就此注定。

如献计那人所说,中将离者最多存世十八年。

到那时幼皇自立太傅离世,是再好不过。

将离,将离。

一切皆是弹指流光间,这个意外得来的弟弟,还是将要离开人世。

没了功力的韩朗,估计走得更早些。

想到这层,韩焉把先前对韩朗“活该”二字的评价,压回了心底。

三更鼓敲声逐渐远去,殿中一片寂静。

当今圣上直愣愣地坐在地上,面如死灰,眼泪已经干涸,额头披下头发凌乱地散开。韩焉冷笑,过分的安逸,让他根本就不认得血腥二字。

这种窝囊废的皇帝,护着只能是天下一悲。韩朗就是个睁眼瞎!

章63 回目录 章65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