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65

卷入寝宫的晚风,带着湿暖气,吹动着手绘绚彩的帐幔。

“明日,你必须早朝。月氏国的战事不能再拖了。”韩焉当下决定,自己会独自草诏,调潘大元帅出征,换林落音回师。“如果,陛下明朝依旧甩性子,臣自然有非常手段,让圣驾君临天下的。”韩焉展笑,一边露出个浅浅的酒窝。

“只是,我怕陛下,受不了这层苦。”

皇帝睁圆微陷眼睛,怔怔地目送着韩焉地离开。阴冷的光,穿过窗格,从他身边透过,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。

寝殿外,星疏却无月。

迷茫的黑暗里,还有人没有入睡,孤零零坐在凉亭里石凳上发呆。

“楚大公子,那么晚了还不睡,又在寻思什么呢?”韩焉轻问。

“看蜘蛛结网。”楚陌指指亭中倚栏格处。

“这么黑,你也看得见?”韩焉露出一丝惊异。

楚陌倒笑开了,“这么多年呆惯了暗处,双眼练明了许多。”

韩焉点头说了句,那不打扰,就欲离开,却被楚陌叫住。

“韩大人,我弟弟……”

“他自愿要和韩朗斯混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他不会!”楚陌霍地站起身,急急辩白。

背对着楚陌的韩焉,擎起笑目光一凌,“这样,只要你一有华容的消息。我便派人把他带回,如何?”

楚陌还没来得及回话,宫院外传声,顷刻沸沸扬扬。

韩焉先催楚陌回避,自己正想查问原因,就见一内侍由外奔入,惶惶来报,说是老王爷突然发病,生命垂危。他儿子平昭侯,连夜进宫,恳请皇上委派太医,前去续命。

韩焉拢眉,忙道,“皇上刚休息,这点小事不必惊驾。你速派值班太医前去,就是。”

内监领命,要退,又被韩焉叫住,“我与你一同去。”

嘈杂的脚步声逐渐远去。

一切回归宁静。

黑暗里,蜘蛛仍在无声织网,非常忙碌,而细丝的网,越织越密,越织越大。

第二十七章《【一受封疆】》殿前欢ˇ第二十七章ˇ

清早满院花香,流云在外头叩门:“回主子,花架我弄好了,也从别处移了紫藤,如果能活,估计很快就能开花。”

韩朗嗯了一声,翻个身继续假寐。

华容却是醒了,反手撑床预备起来。

韩朗眯着眼,看他腰象木板一样硬着,撑床板的双手青筋毕露,忍不住伸出手去扶了他一把。

“腰很疼是吗。”扶完之后他叹一口气,也坐起身:“脚怎么样了,我看看。”

华容笑,左右环顾,比手势:“这天眼见着热起来,王爷看见我扇子没?”

韩朗哼一声,将他脚上袜子一把扯了,双脚搁到自己跟前。

脚面上有薄痂脱落,血流得不多,大多也已经凝固。

韩朗又哼一声,斜眼叹口气:“我记得昨晚看过,你脚面已经完全结痂,你可不可以解释下这是为什么?”

章64 回目录 章66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