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67

“这不明明是我嘛!”拿着画他又是一声霹雳:“为什么把我脸画得这么清楚,流云在下面就不画脸!”

韩朗也开始扶住桌子笑:“你是宜上不宜下的华贵人,露脸的机会自然是要给你。”

“一百两。”笑完之后他又正色:“流云你记牢,还价的打断腿。”

流云躬着腰回是,腰眼子立马吃了华贵几记老拳。

花架下面这时窜出来两只野猫,流云趁乱告辞,那华贵立马发威,学野猫打架猴在他身上,一边还记着问:“那天你就是这样的,从下面的姿势就是这样?我……”

华容被他这句话逗到打跌,笑得猛了,一时有些晕眩,眼前猛然暗了下。

身后韩朗这时突然将手一指:“那里,紫藤开了朵花,哈,感情这也是朵淫花,赶着来看春宫图。”

华容抬头,眼前仍是发黯,马屁却是记得,看不见也比划:“那是花能解语,倾慕我家王爷才情。”

韩朗沉默。

心里好似有种贪恋,希望这一刻无限漫长永不会过去。

隔着咫尺距离他伸出了手,还没碰到华容的肩头,却听见身后华贵的一记大嗓门。

“主子你猜谁来了!”那个大嗓门如此不知情知趣:“林落音林将军!也真是的,他居然能找到这里!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“好久不见。”见面后林落音发觉自己只会说这四个字,连手也不知道怎么安放。

华容手动,华贵连忙解释:“我主子问你怎么会找到这里。他说他第二封信告诉你地址,可那封信发出去才不过一天。”

“月氏受创暂时收兵,我受命还朝,本来就已经到了洛阳附近。”林落音低声,嗓子发涩,闭口不提自己如何策马狂奔一夜。

华容点了点头,一时无话。

倒是华贵来了兴致:“我主子写信给你?还两封?都说了些啥?”

林落音叹气:“他说自己安康,让我勿以为念。”

“勿以为念还写信!鬼才信他。”华贵翻眼:“那你又来干吗,就来眼对眼发呆?”

林落音不说话了,胸口起伏,一杯茶端在手心,却总也不喝。

华容拿扇子敲了敲手心。

“我来说完我没说完的那句话!”隔一会林落音突然高声,将茶一饮而尽。

华容苦笑了声,那厢华贵却立刻趴上桌子,眼睛瞪得老大:“什么话,你跟他有什么话没说完?”

“那天我说不如……”林落音立起身来,双目晶亮:“现在我来说完,你不如跟我走。天涯海角朝堂野下,我都绝对不会枉负你。”

华容的那个笑慢慢收敛,拿手支住额头。

连华贵这次都懂得了分寸:“林将军,你听到传闻没有,那抚宁王可能是诈死!”

“诈死又如何。”林落音又近一步:“今日我来,只问你愿不愿意,如果你愿意,我便什么都不怕。”

华容闻言抬头,看着他眼。

这双眼磊落坚定,干净得不杂一点浮尘。

他缓缓手动:“林将军可后悔留任?”

林落音怔了下,不过还是不犹豫:“不后悔。我到现在才明白,为谁效命不要紧,要紧的是我守得边关完整,不负我平生志向。”

“林将军的志向是什么?”华容比划,手势沉缓方便华贵翻译:“我记得是剑寒九洲平四方吧。可我的志向是一受封疆。”

章66 回目录 章68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