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71

“你……”林落音手腕轻颤,突然苦笑道,“不按常理出牌,果然是你们韩家的一大特色。”

“谬赞。”韩焉歪头,用种端详奇物的目光看着林落音。

“不借你兵权,你还是会有所行动。”

“自然。”

死了个韩朗,已经民心惶惶不安,如现下他杀了韩焉,天下岂能不乱?可眼前这个家伙,居然张扬着说要造反……

久久,林落音不言一句,心里即使十分矛盾,也有数自己该选哪条路,可就是好强,咬牙不说。

于是,僵持依旧。

短短三尺青锋距离,拿不定主意的沉稳持重,拿定主意的漫不经心。

“韩焉,你想我帮你?”

“将军随意。”韩焉并不赘言,大大方方地做出请自便的动作。

林落音皱眉,默然地收刀,将头一低想疾步离开。人走到园门前,却被韩焉叫住。

“此物是你师傅的遗物,今日交还。”韩焉随手向其抛出一锦囊,落音出手接住。打开锦囊,里面只小小石头一枚,黑亮却平凡无奇。这小石子却让落音想起自己的师傅,心潮澎湃。

他阖目,吐出一口浊气,“我师傅果真是拜在你的门下。”

韩焉不语,持笑等待。

林落音睁眼,星眸亮朗,“石名不弃。”说着话,他又将不祥剑取出,用那小石的石棱划剑身。

不祥剑遇石,好似脱下一层蜡衣,锋芒璀璨刺目,咄咄逼人。

剑气无形却有声。嗡嗡声中,向四周扩散,青芒夺华天地,罂粟花瓣微动,大一片花的花瓣无声落坠下,空中一分为二,干净利落。

圃园里依旧无风。

“即使不祥也不可弃。”落音收敛目光,转眸凝视韩焉:“这是我师门信物,不弃石的主人,就是不祥剑的主人。我师傅将石给你,剑却送还给我,就是遗命,要我至死效忠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韩焉莞尔。

落音走回韩焉跟前,单膝落地,左手持剑,锐尖插地。“师命不可违,我愿意效力于你。即便不祥也不轻言舍弃。”

韩焉微笑搀起他,“为表双方的诚意,你再去洛阳,为我拿下诈死在逃的韩朗吧。”

洛阳。

紫藤花开,溶溶花香。

是夜,韩朗想看戏,举家同行。

临行前,华贵感到不适,流云不放心,所以这一对,同留在宅子,看家护院。

流年自然走到台前,终于得到机会,顶回护卫的位置。

韩朗一上马车,就笑对华容道,“傻子都看出你家华贵是在装病,用心险恶。”

华容收扇,手动回答,“也只有你王爷家的流云眼神不佳,或者是视而不见。”

种种迹象只表明一点,华贵有计划地想反受为攻,流云可能当真着急,全然不知。

车轮动,马蹄慢蹋街上石板,脖铃声音清脆。

车里两人默契,相视一笑,难得今朝好心好肺,都没想横加去破坏。

府里的华贵果然闷头倒在床上,明里是睡觉,暗地摩拳擦掌,手心出汗,一次多过一次,守株待兔的人,也能心跳如鼓猛敲。

章70 回目录 章72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