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73

可惜此时,戏锣一响,台上帘子一掀。

跑龙套亮相,全台穿梭。

流年眉头锁得贼紧。

韩朗也不为难,笑着吩咐他,“流年,实在架不行,外面候着去。”

流年不肯,盯华容猛看。

韩朗搭上华容的肩头,贱贱地一笑,表示没事。

华容也非常配合地歪头靠近,还替韩朗扇风。

天衣无缝的一对淫人。

流年绝对不敢回顶撞,面带僵硬,乖乖离席。

走出了戏院,他心情果然大好。

只是天气不佳,风雨欲来,天闷热。

乌云无声移动,阴影下,有黑影在慢慢逼近。

流年两只耳洞,还塞着布团,正抬头望天,心无旁骛……

折子戏过后,开演今夜大戏——游园惊梦,才子佳人的文戏。

韩朗早没了兴头,杵着头对华容吹气。

台上戏帘一挑,有人拓然登场,身边的华容眉毛一抖,邻桌马上有人窃语,“不是文戏吗?怎么有人扛枪上来了?”

韩朗闻言,斜眼望回台上,大煞风景的人物出现了——林落音。

戏锣琴乐也被迫齐齐停下,所有人不明状况地,安静地瞪着那登台外人。

落音一身戎装,站姿挑衅,与韩朗四目相会,“我来拿人,闲杂人,闪!”

台下众人迟疑,呆坐不动。台上,枪尖锋点寒光眩眼。

华容继续打扇,动作略微大些。

韩朗眉头一揪,若有所思。

僵持间,看座最后突然有人冷哼,“青葱总受已经有主,将军居然还想来松土。”

话为完,一团黑物,已经被抛出,空中弧线一条,轰然落到了台上。

刹那,血水爆开!

不是物,是人!血未流干的死人!

人们骤然领悟,这里已经不是等热闹看的地方,哗地一声,激流涌退,奔走逃难!

有人忙,有人不忙。

不忙的人好数,就四个。

韩朗,华容,林落音与扔尸上台的流年。

流年持沾血的剑,边走向林落音,边抬臂抹额角,渐渐干涸的血渍,得意地喃喃,“我不会那么差劲,被同一伙偷袭两次。”雪耻居然那么轻而易举。

“我只拿韩朗一个,与他人无关,别多事!”林落音凛然道,有意无意地扫了台下的华容。

流年不理,一跃上台,“话说,我平生最讨厌——拿枪的!”

章72 回目录 章74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