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86

“在王府,邹起住的小院。那个刺客是你?”

“是。”

“进宫差一点带走楚陌的也是你?”

“是。”

“二十万两雇人入宫劫人的也是你?”

“是。”

“很好。”几问几答之后韩朗终于叹气:“我所料不虚,华容华公子,果然是很好很强大。”

“王爷谬赞。”

“那么,很好很强大的华公子。”韩朗慢慢转头,将那蒙着雾色的双眸对准了华容:“能不能劳烦你告诉我。你将我这不共戴天的仇人从坟里刨将出来,又告诉我实情。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“王爷可觉得华容有趣?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楚陌并非不可替代。”华容一字一顿:“我的声音也和圣上一模一样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我想和王爷做个交易。请王爷重新掌权后,放楚陌自由。我留下,既做声音,也做王爷的玩物。生时被王爷压着,死后替王爷棺材垫底。”

华容这句说得无波无澜。

韩朗再次顿住,心头万千滋味涌上,慢慢笑出了声。

“敢问机关算尽的华公子。”最终他侧头,一笑:“我若不能重新掌权,也不想和你做这个交易呢?你是不是要自刎要挟,吃定我现下舍不得你死?”

“王爷必定会重新掌权,华容也不要挟王爷。”华容迎上他语锋,语声温和但内有钢骨:“王爷可以思量,这个交易值不值得。我等王爷答案,不心急。”

第三十二章《【一受封疆】》殿前欢ˇ第三十二章ˇ韩朗眼皮抬了抬,却没睁开,嘴边勾笑不变,手拍床沿,算是鼓掌,赞赏某人的好演技!

“放了楚陌之后,你预备怎样?准备和我万年欢好?灭门之仇不共戴天,楚二公子想要我怎生死法?”

“王爷英明,万事如有神助。小人黔驴技穷,能把王爷怎样?”回答虔诚,非常公道。

隔了好一会,韩朗配合地点头,“也是。”一个演戏成痴,一个看戏着魔。

两者心知肚明,自作孽。

倏地,韩朗拽拉华容入怀,遗憾起调。

“犟驴,我刚发现我看不见了。”

华容并不意外,胸有成竹,浅笑出声,“王爷,放心。这毒可引出体外,眼疾到时候自然能好。”

“全才果然全才,不知道我眼睛明要几日?”

华容欲支起身,韩朗不许,“十多日。”

“那好,等我眼明了,再做答复。”

“王爷千万细想,在下不急。”

接下来,碎雨近十日,暑气日益渐重。

那日终于天光大好,开始放晴。

章85 回目录 章87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