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97

  皇帝紧抿着唇,不假思索地点头,轻轻松松地将他拒于千里之外。

  “臣明日照样上朝,除非皇帝亲口罢了我的官!”受挫的周真,憋着气撩下话,当朝扔冠撕袍袖,忿忿离开。的

  

  “真儿,我的床修好了,现下可舒服了。等会,带你去参观。”不知何时,老王爷硕大头挤进了周真的视线,打断了他的思绪,两腮垂下的肉一抖抖的。

  “孩儿没心思。”如果不是他一回府,老王爷就派人来请,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老王爷挥手,让仆人退下后,正式开导。“床像摇篮样,会晃的。”

  周真没能说话,门前有人禀报,皇帝知道侯爷郁闷,特派人送来食盒,没想到扑了个空,所以辗转到了王爷府。

  老王爷捧着肚子,美滋滋地跳出一个惊人的高度,嘴里还直囔着要吃好吃的。

  食盒普通,只分两层,第一层的盘底,居然沾着一张小纸。

  

  周真眼尖一把夺下老王爷手上的密函。

  “明日早朝,帮朕。”

  寥寥几字,确实是皇上的笔迹。

  周真犹如死水的心底又起涟漪,而一旁的老王爷却停止了进食,扭脸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真儿,这事不必管了。”口气镇定。

  对此,小侯爷周真倒不意外,他爹一时清醒,一时糊涂乃司空见惯的事。

  “父王,这是什么话?”明显是皇帝有难,求助于自己,食君俸禄,必当忠君之事。

  老王爷眯缝着眼,摸着肚子。“你的情感,还是过于充沛哦。”

  周真正要辩解,却听得府外一阵骚乱。

  “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起禀王爷,镇宁公发兵已经将王府包围了。”

  

  老王爷埋头将密函藏匿妥当,拍拍儿子的肩,乐呵呵地问,“韩焉没跟着一起来吗?”

  “韩国公已在门外求见。”光安恭敬回禀。

  “那还不快请。”

  朦胧月光下,不穿朝服的韩焉,穿着也相当出风头。见了老王爷与周真,并不隐晦,开门见山,只含笑轻问,“我此行,只想皇上送给侯爷的信上说的是什么?”

  

  启明星刚落,龙辇已经停在巍峨的殿门前,皇帝掀起紫竹帘帷,对着天际遥遥一望,两边宫人衣袂随风流动,火红色的氆氇沿玉阶而上。

  晨风又起,小皇帝竟然打了个冷颤,深吸口气后下了辇,昂然迈步上朝。

  宣告退位的诏书此时就死攥在手里,软锦柔锻也让他深感扎手,刺痛。

  堂前首位站着的那位,官袍蟒带,漫不经心的神采像极了心里的某人,却从来不是。

  他只是韩焉!

  不过如此!

章96 回目录 章98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