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98

  皇帝压住心头的怒火,扫视下朝殿,周真果然来了,与他交换了个眼神后,又默然地将头一底,退立在一侧。

  于是,他又将视线投向了韩焉。

  

  韩焉迎着他的目光,微笑,神情挑衅又煽惑。好似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。

  皇帝别过头,将手上的诏书缓缓展于案台上。

  目光在“一怒失声,自知无能。”几字上停滞。

  “皇上,该早朝了。”韩焉施礼提醒,皇帝举眸,对他冷冷一笑。

  只要杀了他,韩朗就能安全,就能回来。

  只要韩焉死。

  韩朗就能没事。

  思及至此,当今圣上霍地站起,一拍龙案,喝道,“来人,给朕拿下韩焉!”案上明黄色圣旨被扫落,锦轴沿着阶台滚下,拓开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三十五章

  “周真!朕命你将韩焉拿下!”见朝上毫无动静,皇帝又加了一句,霍然起身。

  堂下文官顷刻跪下一半:“圣上息怒,息国公为国操劳声名正隆,还望圣上三思!”

  皇帝怒极,十指簌簌发抖,只是重复:“周真,朕命你将逆贼韩焉拿下,你莫非聋了!”

  周真迈出一步,慢慢将眼抬高,看住韩焉。

  韩焉摊手,一笑:“圣上的话就是圣旨,你还犹豫什么?”

  束手就擒毫不反抗,他这姿态做得完美,堂上另一半文官也开始下跪,齐声:“还请圣上三思!”

  “韩焉逆上作乱,其罪当诛,朕命周真督刑,今日午时问斩!”

  龙椅之上这一句掷地有声,震得群臣只好沉默。

  大殿内朝阳半斜,韩焉就这么被推出了门去,自始至终无言。的f7e6c85504ce6e8244

  皇帝在原地喘气,这才慢慢落座,强撑住底气,发话:“边关战事如何,潘元帅现人在何处?”

  “回圣上,月氏强攻不下,现已撤军百里,潘元帅已然领兵回朝。”

  “那好,传旨,命潘克领兵,火速还朝!”皇帝将声音拔高,回想韩朗眉目,学他将眼半斜冷冷横扫:“还有你们,谁要敢再替韩焉求情。求一次官降三级,求三次其罪同诛!退朝!。”

 

  走出大殿坐上龙撵,皇帝这才放松,身上冷汗层出,连龙袍都已湿透。

  堂上制住韩焉,这才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。

  第二步是换下悠哉殿所有太监宫女,把韩焉爪牙拔净。

  心念至此他连忙发声,传御林军统领到跟前,问:“你还记得是谁提拔你到这个位子吗?”

  “臣记得,是韩太傅。”

  “那好,你领人随我回悠哉殿。另外,传刘总管,朕要换殿内宫娥太监,让他去殿外候着。”

  统领领命,立刻带人跟随,一直跟他到了悠哉殿外。c

  

  一切都很顺利,悠哉殿内外人马很快换血,林统领也一直在门外,随时听候差遣。

  剩下的第三个问题就是楚陌。

  皇帝深吸口气,将殿里所有人遣尽,抬手,将暗室机关打开。

  暗室里面关着楚陌,地下有条通道,一直通到金銮大殿龙椅之下。

  往常皇帝早朝,总会按下机关,将地道入口打开,和楚陌一起去到大殿,龙椅上光线昏暗,两人双簧。

  今日出发,他是预谋已久,第一次没有按动机关,没放楚陌进入地道。

  所以楚陌现在仍然关在暗室,见眼前门户打开,缓步走了出来。

  皇帝抿唇,右手在袖内颤动,将匕首握得更紧。

  眼前这位也是韩焉爪牙,而且见不得光,他必须亲手解决。

  这生这世,他是第一次动了亲手杀人的念头。

  楚陌越走越近,近到了他攻击范围,可他右手却还在颤抖,抖到几乎握不住刀柄。

  这一路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  等皇帝发觉到楚陌沉默得诡异时,楚陌已然走到他身边,手起如电,将他右手匕首夺下,反手就搁上了他咽喉。

  皇帝大惊,立刻就高呼了一声:“林统领!”

  门外林统领闻声动作,不过却不是进来救人,而是在殿外拽住门户,将最后的缝隙掩住,隔断了他这声惊呼。

  殿内安静,一丝微风也无。

  楚陌将那匕首满满抬高,滑过皇帝脸颊,轻声:“原来圣上已经能够重新说话。韩国公说圣上即将有所动作,要我提防,果然是半点不错。”

  皇帝双腿发抖,已经快要维持不住天子之威,只得嘶声:“你居然拿刀犯圣,真是不想活了吗!”

  “不想活的只怕是圣上。”楚陌冷笑,抬起匕首,拿刀柄一记砸上皇帝后脑:“要知道,你一旦开了口,就是枚再也控制不住的棋子,唯一的下场就是毁灭。”

  皇帝应声倒地,连声挣扎也没能发出。

章97 回目录 章99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