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01

众人也随之脸色大变,韩朗眉头一皱,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,“真快。”

“我要去找!”流云执拗地转身,而深谙他的流年已经接到的韩朗的眼神,一记刀手,将流云击昏。

“王爷。”华容呀顿不前。

“放心,我不会丢下华贵人不管,而流云也不是哭爹喊娘的种。”韩朗眼神似魔,冷冷地一踢脚蹬,语气生硬,不再恍惚。

************

徊风谷,夜无风。

两边山峰陡峭,削落直下。

谷内,旌旗垂挂不动;谷外,林落音驻军营盘却是战气冲天。

“潘克还是按兵不动,不肯出战?”林落音盯着谷口问道。

“是。”

对于这个回答,落音也不感意外,他拢起眉,却也不得不心折,潘克布军巧妙。

两军相持,潘克偏偏就隔着沼泽地扎营,并成龟形,能伸能缩,能攻能守,又使得林落音占七成的骑兵完全失去了优势,令他头疼不已。

“当地百姓都打听清楚了?”

“是!和将军上次探谷,发觉情况相符,这徊风谷,一进谷风向就会大变,四下乱窜,绝对是吃不准风头。”

落音阖眼深思,忽地又睁开眼睛抬头看天,“看这日头,近日里要下大雨。”

是夜,潘克军营。

逻兵注视着营地的周边,骤然有人发现林子那头有动静。

“有人……”巡兵话音刚落,就觉得脖子刺疼,紧接热腾的鲜血喷射四溅,一箭已洞穿喉咙,人轰然倒地。

刹那,带火的箭支在空中交错。林落音开始了又一轮火攻夜袭,目的明确,必须在雨前把他们引出沼泽。

硫磺味伴着沼气近糜烂的气息四处流窜扩散,潘克挥手亲自指挥众兵士救火。

但很快风就转了方向,逐渐向林落音那边吹去,使他不得不又一次鸣金收兵,一切如往常几次突袭一样,有惊无险。

太白星坠,绯红的火光逐渐褪去,一切暂时又恢复了平静。

潘克安排妥当了后,马上来到军营的一角落,向韩朗禀报。

却见韩朗早就负手站在自己帐前,半眯的星眸似乎穿透了这份嘈杂,根本无视混乱。他的帐子早移设在营边的一角,偏离沼气,林落音的箭支再厉害,火势再猛烈,也烧不着他们。

“王爷,对方的突袭日趋频繁,可见林落音已经快沉不住气了。”

韩朗眸光流转,阴鸷一闪而过,“他怕下雨,我却在等雨。”

潘克低头,铁盔下隐隐散腾出杀气,“王爷,精甲军早已准备妥当,随时候命,回敬林落音。”

韩朗颔首,正要说话却听得身后脚步声响,回头就瞧见大汗淋漓的华容,他摆手让潘克退下,人迈步走到华容跟前,探身鼻尖轻蹭华容的,“你不好奇?”

“华容相信王爷。”华容对外依旧装哑巴做手势。

“来吧,猜我精军何用?猜对了有赏。”韩朗边大方地替华容抹汗,边狡猾地诱惑。

天已然亮透,大伏天朝阳日光灼灼。

华容咧嘴笑笑,抬起眼睛,双手挥动轻盈,“潘元帅返京匆忙,军中没有足够的军粮……这次精兵是要抢粮?”

韩朗得意地摇头,“精兵不过百余,哪里运得了很多粮食。”

章100 回目录 章102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