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04

“王爷说过林落音是个将才,杀了可惜。”华容终于手势道。

“他是将才,就该反我?”韩朗睨了华容眼,反问。

“人有失手,马有漏蹄;华容愿意再替他作保。”

“我若不肯呢!”韩朗瞳仁缩了一缩。

华容没回答,翻身下马,朝着林落音那方向走去。

“你敢过去,我马上点炮!”

华容径直迈步,丝毫没回头的打算。韩朗恼怒地夺过手下的火把,当下点燃了铁炮的引信。

信绳“滋滋”发声,华容就似聋子样,什么也没听到,不当回事。

眼看这炮的引信即将燃尽,韩朗下马箭步冲出,伸右手,一下掐灭了火头。

“王爷。”几名将军急唤道。

华容这才回转了身,躬身而拜,算是谢他不杀之恩。

韩朗冷笑,一把推开相扶之人,将被炮引灼伤的右手扬起,“华容,你不用得意,要饶林落音没那么容易,今我伤了哪只手,就用他哪只手来抵!”

华容也不客气,站在那厢缓缓施礼,手动回答,“悉听尊命。”

交代完毕,华容拂袖要走,却被韩朗追上拦抱上马。

马上的韩朗诡秘的笑容,声音也变得低沉,“我反悔了,你回来吧。”

华容深吸口气,细长的眼睫半垂,掩住含带心绪的眸光,人缓缓开扇轻摇,“王爷究竟想怎样。”

韩朗眼波流动,透出浓浓戾气,“要么留他手,要么留他命。”

雨又开始淋漓而下,林落音还在原地站着,枪尖支地,眼眸横扫众人,丝毫也不畏惧。

身后大军已经撤去,狭长的徊风谷底,如今就只余下他断后,一人迎对潘克千军。

包围圈正在缩小,最里圈的那些刚刚被他斩杀,很凑巧,刚刚好二十人整。

外圈的人见状难免胆寒,上前的步子一时停顿,握刀的手在集体颤抖。

力竭之虎也是虎,光凭他一人断后单枪挑石的胆气,已经足已让人畏惧。

徊风谷此刻无风,气氛一时凝滞。

林落音还是那个姿势,只是被雨水裹住了眼睫,目光不再凌厉。

韩朗打了个哈欠,不耐,从华容手里接过雨伞,居然穿破人群,一步步朝林落音走去。

潘克大惊,连忙策马跟上,还没来得及阻止,那厢韩朗却已立到了林落音跟前,站定,露出了他的招牌玩味表情。的71

“我敬你神勇,现在恩准你倒下。”

这句话他说得极轻,伸出的那根手指也毫无力道,只是轻轻推向林落音额头。

风声这时大作,林落音没有抬枪,居然被他这根手指推中,喷出一口鲜血,人轰然倒地。

他早已力竭,方才枪尖支地立身不倒,就已经是他最后的气力。

“收队回营。”韩朗这时高声,伸了个懒腰,回身,上马后来到华容身侧,一把抄起了他腰。

“请问王爷,林落音要如何处置?”

潘克问这句话的时候,韩朗正在帐内斜躺着,一只手捏着华容的头发,绕圈圈玩。

章103 回目录 章105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