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07

“没盐无首,能撑多久?”

“是,所以等皇城这边事情稍定,国公肯定会派我们分兵增援。”

“皇城……这边,事情也该定了吧。”莫折闻言眯了眯眼,伸手勒住马缰。

果然,不多事皇城消息已经传来。

皇帝已经下旨,传位韩焉,所有反对的声音也都已经被韩焉亲手掐灭。

这个天下,如今已然姓韩。

“那先………皇呢。”表示完忠诚和祝贺之后莫折又加了句:“现在天下不定,皇上最好要善待……先皇。”

天蓝帝周怀靖,如今已带了个先字。

这世事的确难料。

来人顿首:“先皇还居悠哉殿。这个将军不用担心,皇上有话,要将军领兵分两路,一路去城外援军,一路仍驻守皇城。”

莫折表示遵命,那人这才施施而去。

副将在马上跃跃欲试,请命:“要不就由属下领兵,去城外会一会那潘克和韩太傅?”

莫折不语,似乎还在守候什么消息。

不一会果然有人策马来报,说是有封书信要呈给将军。

信封打开露出第一个字,莫折就认出那是流年的笔迹。

他等候的消息已到。

“跟我回去,关于如何分兵,我要详细布置。”最终他一勒马缰,在马上朗声发话。

宵夜吃了十八个糯米糍之后,老王爷心满意足地在床上打嗝。

一旁周靖十万个不情愿地替他揉胃,撇着嘴:“现在时局大乱,人人都急着巴结新主子。爹你可好,又装病,装病就装病,还拉我来陪,你这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!”

“我不卖什么药。韩焉也不会是咱的新主子。这天下的新主子,很快就会是你,我的靖儿。”

老王爷翻身坐起,手仍巴住肚皮,不过目光却不再呆滞,拨云见日射出一道厉光。

周靖顿住,下巴险些脱臼。

老王爷笑笑,下床。

韩焉韩朗死生一战已在所难免,两败俱伤是必然结果。

月氏大军在边疆蓄势待发。

而他自己囤在城外百里枢机城内的精兵也已经万事俱备。

月氏国苦寒干旱,屡屡冒险来犯,倒也不是有什么狼子野心,只不过是想要些丰美的水土来养活他子民。

这就是他和月氏的交易。

月氏助他夺位,他便割三洲十城肥美的土地作为还报。

箭已在弦蓄势待发,他离他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。

“你什么也不必明白靖儿。”想到这里他直腰,伸手握了个空拳,仿似那些峥嵘辉煌的过去又被握在掌心,让他重新意气风发:“你只需等待,接下为父替你准备好的江山。”

同一时刻,皇城大乱。一直清闲的莫折终于派上用场。

一些韩朗的余党挥旗想要杀出城去,与韩朗潘克会合。

章106 回目录 章108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