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12

“父王。”周真遣退下人后,躬身。

老王爷睁眼,乐呵呵地问,韩焉的动向。

原来,他早就从派出的侦骑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。两败俱伤,血染草原;他就等着这个结果。

“韩焉没什么举措,倒是从莫折信出征之后,宫里宫外就一直没有圣上的消息;朝野内外已经传言,他已经遭韩焉的毒手,不在人世了。”

“那太好了,弑君之名由韩焉一杆挑,一旦推倒他,皇朝复辟,你就是做皇帝不二的人选。”

老王爷满脸赤红,兴奋异常地踱步抹汗,“我……我这就给月氏国消息,告诉他们时机成熟,要他们尽早发兵。”的bf

周真一听,皱眉迟疑地跪下,仰起脸,“爹,就此罢手吧!这皇位,孩儿不要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老王爷突地肚子上顶,差点来个鱼跃龙门式的跳跃。

“卖国求来的权贵,孩儿宁可不要!”衣袖下,周真暗自手捏成拳,微陷的眼窝里目光逐渐放亮。

“啪!”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“蠢话!”王爷全身的肉开始晃动,“难道你要将这大好江山拱手让给他韩家不成!”

“我……,韩焉是该死,但是我也不愿意帮月氏!”

王爷退后几步,逐渐敛住怒火,语气恢复亲切,“罢了!那我们先看韩家兄弟相残,等有了皇上确切的生死消息,再做打算如何?”

周真抿唇,半晌后终于点头,“是。”

光阴飞逝,芳菲渐落。韩朗队伍越来越逼近京师,而韩朗面色却是一天比一天难看。

原因之一,是粮草。

一场假仗,使得外人看来韩朗损兵折将,并无粮乏之忧;而实际上营里的兵士却是有增无减,虽说他已得了林落音和莫折信两路军粮,却因缺乏后备,就成了一大隐患。

而更令韩朗郁闷的是,自己实行速战,一路打来却只得城不得粮,韩焉早已先他一步秋收征了粮。

其二,为军心。

军营不知什么时候谣言四起,说小皇帝早已驾崩,韩焉为稳国安邦,全力对付月氏,才抗下重任,密不发丧。其他不论,就士兵看来,这仗就算打赢,也没了他们拥戴的皇帝,没了皇帝,就等于没了犒赏,这仗赢了又有屁用。

而且现下,韩焉成了为国为民,忍辱负重的圣贤;他韩朗却变得师出无名了!

“没有圣上的消息,你们都死在外面,别回来了!”

韩朗大吼,第一千零一次掀桌。派出去的探子都是窝囊废,回来只会摇头摊手!

帐内忙跪倒一片,叩头不止,“王爷息怒。”

“滚出去!全他妈的,滚!”

一眨眼,营帐内外草包立即退了个干净,只剩下站在一边为韩朗徐徐扇风的华容。

“韩焉在等我入京……”韩朗揉眉心,怏怏道。

白痴都知道那是龙潭虎穴,可若不去……

华容听后“唰”地收扇,嘴角上扬,朗声道,“王爷,你忘了还有我。”

韩朗托腮,目光闪烁,喜上眉梢地追问:“你打算怎么帮我?”

华容也迎合地露齿一乐,摇一手指,“我决定每日少吃一顿。”

充帐寂静,他开扇打风,帐外秋虫清鸣,仅此而已。

许久,身旁的人开始发声,音质温柔仿佛在笑,最具独特的是,语气还能略含磨牙节奏,“放屁!你每天才喝几碗稀粥,就算一天不吃,也省不了多少粮食!”

章111 回目录 章113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