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13

华容听后忙低头拨弄手指,不响了好一会后,最终抬起涨红的脸对韩朗道,“禀韩大人,我努力了,屁实在是放不出。华贵不在身边,没人炒豆子给我吃,所以您怨不得我。”

“你……不用时时提那大嗓门”韩朗发急,过去生扯他两边耳朵,前后乱摇,“我现在要你假扮逃出城的皇上,来稳定军心。”

华容半张着嘴,会意后旋即赞叹,“王爷高招啊。”

韩朗眯眼回瞪,骂一句:“人装聪明你装傻,好,你就装吧!”突然坏笑,扯开华容的衣领,舌舔他锁骨,问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王爷的要求,可是让我提前上任啊……”华容仰看帐顶,效仿诗人抒发情怀的姿态,“提前啊……”

“不是迟早要代替你哥哥,二公子?这次全当是练习。”

“可之前所有的事,都该王爷自力解决吧。”

“条件!”

“吾很贵。”华容斜睨。

“华容,你说这世上钱与命哪个重要?”

“钱就是命。”华容对答如流。

“我说要你选,你就得选。”韩朗松开自己的长袍,让大家坦诚相见。“你要命还是要钱?”摸着华容腿的手,慢慢上移去,嘴贴在他耳边,低哑命令。

华容妥协,无奈回答,“要钱没有,要命……”说到此处,被压在下方的他半支起身,手勾攀到韩朗耳畔,“也没有。”

“银票王爷看着给。至于命……,我家贵人的命,也请王爷留着。”隔了一会之后华容又低语,额头落下一滴热汗。

“很好!”韩朗得答案后,身体顺势下伏,送华容一记力挺。

华容闷哼了声,扣抓韩朗双肩。

“楚二公子,我记得林将军的残手我还没处理掉。”

华容呼吸开始平顺,他掌住韩朗腰,回望。

韩朗森森一笑,“我记得第一次听你说话,说的就是封神榜。不如今天我们也效仿次,喂林落音自己胳膊肉,看他是否圣贤。顺带咱再打个赌,他吃是不吃。”

在韩朗手下当差主要讲究两个字——效率。

此时,白煮的肉汤就已经放到了林落音的眼门前,正腾腾冒着热气,足能体现手下办事的迅猛。

可惜沦为阶下囚的林落音却不合作,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肯喝。

不喝就灌。

“请吃夜宵,还犯脾气?”兵卒东张西望,欲找个合适的家伙,撬开他的牙缝,躬身正寻着冷不防身体被人拎起,甩扔出几丈开外,顿时倒地不起。

落音闻声抬起头,困顿不已。

“对不住,我嗓子不好;不能豪情地说‘住手’二字。”

跟前的莫折信慢条斯理地关上木栏门端详了会林落音的伤势,启筷拨弄着锅里的肉。“为什么不吃东西?我还指望你伤势快好,对杀一次过过瘾。”

被说到伤势,落音抿唇阖眼,不想搭理。

莫折对此报以冷笑,撂下筷子就对着他腹部猛送上几拳。落音张口,鲜血落地。

“你少条胳膊,叫林落音;少两条胳膊也叫林落音;你四肢全没了,只要还有一口人气,还是叫林落音。而叫林落音,就是伤我儿子流年的那位,我就不会客气。”莫折信别有深意地微笑。

“流年是你的……”

“虽然我儿子多的是,也不缺他一个叫我爹。但儿子总归是我儿子,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,他败在你手多少让我不舒服。”莫折看着地上的入土血迹,摊手耸肩。

“你想杀就杀。”林落音闷头,反正他早不想活了。

章112 回目录 章114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