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14

莫折莞尔从腰际摸出酒囊,拔了木塞,自己灌了一大口,将囊口递到落音嘴边,“我生性好战,有仗打就浑身舒坦。我等你伤好,咱们来个马上论英雄。”

落音迟疑,最后还是喝了口酒。黑重铁盔下,莫折信的脸显得异常白皙干净,无比自信的笑容,这才是军者的骄傲。

迷茫中莫折已为落音松了绑,“你自己再好好想想,当初你从戎到底为了什么?”

莫折信复命时,韩朗正在营边小解。

“他答应了?”韩朗问。

“差不多。”林落音是人才,韩朗头脑热劲一过,又不想杀他了。

“你可真能唬,不过也只有林木头这样的,才相信自己的肉会被人煮着吃。”

“就是忒傻!这么热的天,他也不想想,废胳膊能保存几天!”华容就不会。

“你是不是打赌又输了。以后你打赌前,支会我声,我开外盘,准赚。”莫折不客气地点穿。

韩朗凶了他一眼,释放完毕,甩袖潇洒走人。“放手的石灰盒,我交华容自己处理去了。”

“哦?”

“断就断了,还藕断丝连。”韩朗用几不可闻的声音抱怨了句。

“攻京城还要过太行山,潘克该和你讨论这一天堑屏障的事。”太行山大小七个道口,虚虚实实进攻,总能得手。的cc

韩朗摇头,“绕开太行,正面进攻。”

韩焉以为韩朗为稳定军心,必然抄近路,必将翻越太行。韩朗将计就计,只放旗手摇旗,穿梭太行山。

趁韩焉调兵而动时候,韩朗杀到京城郭外,兵临城下。

两个月的围城,终于让韩焉气焰殆尽。

韩朗终于下令,全军准备,次日总攻。

启明星亮,将士个个精神抖擞,进帐等令。

入帐前,流云叫住流年,“最后围剿韩焉,我会自动请缨,流年你别与我争。”

流年错愕间,只见流云一手折断箭支。远处的烽火照着两人的脸庞,忽明忽暗。

两个月围城,粮草用尽人心动摇,路到尽头,就连金銮宝殿似乎也不复昔日辉煌。

大厦将倾,这声响人人听见,所以早朝也不再是早朝。

空荡荡的大殿,臣不再臣,君也不再是君。

已经三日不眠不休的韩焉红了一双眼,只好将龙椅拍了又拍:“周怀靖明明在我手里,老二那里又哪来的皇帝,哪来的圣上亲自犒赏三军!”

一旁跟着的还是昔日管家,到这刻还是一如既往低头:“据说那假皇帝不曾露面,只是隔着纱帐发话,但是军内有曾上过大殿的将士,听那声音,还真是……”

“真是!莫非这世上还有第二个楚陌不成!”

管家噤声。

大殿内秋日半斜,过得许久,才有太监急匆匆来报,惶恐着打破寂静。

“启禀圣上,攻城号已经吹响,他们……开始攻城了!”

厮杀三日,城破,秋日染血,落地一片鲜红。

韩焉领兵退至皇城。

皇家朱门高逾十丈,但却关不住门外潮水一般杀来的将士。

章113 回目录 章115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