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15

外城,内城,韬光殿,纳储阁……一层又一层防线被破,韩焉听到那厮杀声越来越近,转瞬就已到眼前。

自家将士杀到只剩三人,而身周敌人如麻,一圈又一圈叠着,是如何也数不清数不尽。

到这时这刻,他只能握紧手里寒枪。

隔着一层又一层人墙,他隐约看见了韩朗。

韩二式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能看见那里面的讥诮。

几乎是不自觉的,他已将枪举起,右手衣袖鼓荡,所有真气都积聚在了掌心。

是时候了断了,这三十余年恨多爱少兄弟之情!

韩焉那杆长枪被他单手甩脱,穿破人墙呼啸着来到跟前时,韩朗甚至还没曾看清它是如何出手。

做人兄弟三十余年,这是第一次,他真正见识到了韩大的实力。

十丈之内,他韩焉要取人性命,那是千军万马也阻之不得。

韩朗苦笑,根本无力抵抗,只好眼睁睁看那枪尖直奔面门而来。

锐气撕破长风,一寸开外还直指他眉心,等真到了眼前,也是擦着头顶,在他发际划下深深一道血痕,最终“夺”一声刺进红墙。

远处人潮涌动,他依稀看见韩焉举起了双手,声音穿透人墙,无比清晰:“我束手就擒,但要韩朗亲自绑我。”的b05

流云闻言连忙错身,上前一步挡在韩朗身前。

韩朗冷笑,将额头一簇鲜血挑了,搁在唇间,这才将手搭上流云肩头,道:“你让开。他并不想杀我,我十岁时就百步穿杨的大哥,如果真的有心,就绝不会失了一丝一毫准头。”

皇宫内外掘地三尺,却仍然没有周怀靖和楚陌的踪迹。

韩朗只好下到天牢,去拜会韩焉。

牢房里光线昏暗,服了软骨散的韩焉只好斜靠在墙头。

韩朗走近,命人架起了一座红泥小炉,在上头不紧不慢地温酒。

酒香慢慢四散,韩焉也慢慢直腰,看着韩朗,眯眼:“不过仲秋你就要温酒来喝,怎么,肠胃差到如此地步了么?”

韩朗不答,只是低头,等那酒半开了才倒一杯,送到韩焉手间:“我记得肠胃不好的是你,从小就总害胃疼。”

说完又自斟一杯,举高:“你是我大哥,小时候待我亲善,这点我没忘记。但你也该知道,这一次,我再不会饶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的31

“如果你告诉我怀靖下落,我便赐你荣光一死,死后进我韩家陵园,还做韩家子孙。”

“如果我不呢?”

“不说你也要死,不过死法不同,死后赤身裸体,鞭尸三日,供全城人取乐。”

韩焉沉默,一口将杯酒饮尽。

“那我能不能知道,你缺粮短草,到底是如何赢的我?”停顿片刻之后他又道。

韩朗前倾,替他将酒满上:“其实论武功文采,你都在我之上。至于谋略,你我也最多不相上下,可是你知不知道,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我都能赢你?”

“为什么?”的ef

“因为我风流。”韩朗笑,干脆就地半卧,一双长腿伸直:“跟你的人敬你怕你,随时可能背叛。可跟我的人却是爱我恨我,这一辈子都脱不了我掌心。”

“你指潘克?他……”

“我指莫折。”

章114 回目录 章116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