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20

韩朗又露出了他似笑非笑的玩味表情:“你是不是还想着你城外那上万屯兵?”

老王爷连忙眨眼,表示不明白不理解。

韩朗抬了抬手,命人抬来张凳子,施施然坐下:“方才你瞧见莫折,可有点心惊?他不是应该和我对战,两败俱伤了么?”

老王爷豁然抬起了头。

“如果我告诉你,莫折从始至终都是我的人,我和他根本没有对杀,战场上那些个死人都是假的,你能不能明白?”

老王爷的双眼渐渐眯紧,胸口急速起伏,脸色开始转灰。

当日韩朗和莫折做的那场两败俱伤的戏,便是给眼前这位王爷瞧的。

在城内观察,觉得韩朗围城已经用上了全部兵力,绝对无暇分心,老王爷这才将自己的兵力从枢机城调出,囤在皇城之外十里。

韩朗苦候,等的便是这刻。

在攻城同时,莫折早领兵暗抄,将他终于现形的实力灭了个干净。

鏖战数日,在韩朗兵败的前五天,老王爷兵马便已悉数饮血,死在了莫折旗下。

双线齐收,韩朗这一次是绝对是胜得彻底。

只可怜这位昔日风光无数的老王爷还蒙在鼓里,一心一意在做他的皇袍梦。

“是我败了。”弄清楚状况后老王爷终于叹气,将身立直,丝毫不畏地看着韩朗:“我的命你拿去,但你必须留下我真儿。”

韩朗大笑将周真嘴上布条扯断,“听听你儿子的遗言吧。”

“韩朗,我已将月氏安插在城里探子杀了,看在这份功劳上,你放了我爹,我的命尽管拿去就是!。”周真开口的第一句话。

“通敌卖国,滔天之罪,怎么可能功过相抵?”韩朗好笑地扫了他们父子一眼。

言毕便双目微沉,倏然出手,扣住周真咽喉狠狠地一捏,捏地他喉骨咯咯作响。

老王爷连忙疾步上前:“你要明白,我要你留下真儿,自然是有值得交换的筹码!”

韩朗笑了声,“将离解药是么?我的性命换你儿子性命,这交易倒也值得。”

老王爷立刻长吁了口气。

“可惜的是本王心情不好,根本不想跟你做这个交易。”

沉默片刻之后韩朗却道,五指收紧,笑意越来越甚。

周真昂着头颅,甚至没来得及看自己父亲最后一眼,颈骨便被韩朗捏得粉碎,就此咽下了他在人世最后一口气。

老王爷双目赤红,险些滴出血来,颤抖了许久这才高声:“韩朗你是真的不想要将离解药,不想活了么!”

“你以为,我会为了瓶不见影子的解药,来受你的牵制?”韩朗又笑一声,退后一步坐低,长腿架起,斜眼看他:“再者说了,不活便不活。寻死吃屎担大粪,千金难买我愿意,你管不着。”

“很好,很好,很好!”王爷勉强立身,一步步后退,喘气,“将离的确有解,而解药就在这里。”他吁吁地抬手一指,韩朗顺眼而望,残灯如豆随风乱晃。

“糟了,主子!”流云,流年齐声惊呼!

韩朗忙扭头回望,而那瞬老狐狸已经屏息,飞样地取出袖中的解药瓶,拔了塞头,昂头而饮。

流年飞奔而至挺剑就刺,流云抬手发出暗器数支,可惜都已经迟了。死胖子即使中招,也咬紧牙冠,拼下最后一口气,吞了解药。

“我今日吃的死饱,你不妨将我剖腹,吃干净我胃里残渣,兴许还能解将离之毒哦。”

死前他也学韩朗,似笑非笑,老动作,将双手扶上了肚皮。

韩朗当着他面捏死他真儿,灭了他所有希望,那他便也带着韩朗活命的希望去死,这一死便也不冤。

章119 回目录 章121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