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25

“不要,他哪里掉的,问那里的土地爷要去。这个是我的!”韩朗死死抱住,就是不放。

而此时,怀里的“奖品”很享受地左看右看,欣赏着哥俩吵架。突然,他觉得自己牙痒痒了,没东西磨牙了。

东张西望了会,他招子一亮,抱着自己那主儿的脖子不错。哎!他屈就磨下吧。

于是这位“奖品”,开嘴露小白牙对着韩朗脖子就是一口下去。

“你的口水,好恶心。”韩朗略带嫌弃侧过头,他哥哥趁机一把抢过“奖品”还给了失主。失主午夜惊魂般,毫不懈怠,左拥右抱,走底抹油,立刻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人海中!

“我的奖品!”韩朗回神想追,被哥哥一顿爆栗。

“告诉你了,那是人家的小孩,快跟我回去!”

“不要!”

翌年元宵,人海依旧。

“韩朗来玩套圈。”父亲伸手召唤。

“有意思吗?”韩朗讪讪,明显一年的打击不小。

“当然,你套到东西,都是你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韩朗勉为其难地随手将竹圈一扔!

此时此刻,一个娃娃蹒跚穿过栏绳,迈着“白鹅”步子走入场内。

竹圈很不巧地——正套扣他大大的脑袋上。娃娃停下走步,翻眼审视自己头顶状况。周围看热闹的哄笑声群起。

“套中了,我的奖品。”韩朗举手欢呼,第一时间杀到,手疾眼快地撩起了娃娃。

“韩朗,那是个娃娃!”围观起哄良民群众当场傻眼了,韩父急唤指正。

“我知道,可套到的,就是我的!你自己说的,这是规矩。”韩朗吸取去年的教训,扭头就逃!如水滴入海,瞬间消失不见。

“二少爷!”熙攘人群里,有只无力颤抖的大手伸出,并很夹带着哭腔得哀嚎声。

韩焉对着他爹,摊手耸肩,表示很理解父亲此刻的心情;心里暗笑:又是去年那只奶娃,居然会走了……

第四十一章

  韩朗呆在原地,黄叶枯飞,风中凌乱,一叶飘过他指间,他默默地并指夹住,若有所思地凝望。

  众臣终于醒悟,跪伏在叩呼“万岁。”声音不是很大,也不是很小。反正没惊动韩朗,他就那么很不合礼仪的傻站着,上面没意思质问,下面没胆子提醒。

  日穿入云,最终只剩一道弱光投下。辇顶上的描金祥龙,寒芒凛冽,仿若俯视世尘的神。

  辇内华容有点脱力,单手紧抓扇柄,却尽量挺直腰,呼吸急促,脑子发热带晕,他索性扯了额上的绷带,额头血滴慢慢滴落。

  啪答,啪答。

  华容很无所谓地笑笑,眸弯成月,看着自己的血落上扇面,画出点点梅瓣。

  “古有传说共工祝融争斗破天,祸殃苍生,但毕竟有女娲补天;今朝国事累卵,是朕没能想到的,所以,韩朗,我们补天吧。”又成了一朵,毫无悬念。

  话刚落地,韩朗指头一松,枯叶脱离他的控制,飘零逝过,“韩朗愿意,亲自率军北伐。敬请君主宽心,这天,塌不了!”等他回神,自己撩袍跪地,信誓旦旦。

  华容笑嘻嘻地擦去脸上快干涸的血渍,举扇欣赏,“听说韩太傅盔顶之缨,还未染红,凯旋归来,我亲自替你染红顶上白缨。”

  绽放红梅间“殿前欢”三字,显得异常突兀,满鼻腥杀气,怎么看都是无法妥协的对立,永远地——无法妥协!

  

  “莫折信,快放我回去!否则我……我要绝食抗议啦!”发话那主雷般嗓音,张牙舞爪地在空中挥拳,突然很不识相的一声饱嗝,从他嘴缝里溜蹦出来。

  莫折信边咳嗽,边看戏般斜睨眼前那位——相当热血直肠的“白痴”贵人。

  “我……要打好挨饿的基础!”华贵昂头,视死如归。

  “很好,省粮了。”莫折信鼓掌,“多谢,多谢!”

  “哼!”

  莫折向来不讨没趣,负手退场,临行前淡淡道,“听说援军已经出了京城,是韩朗掌印,亲自出征……”

  华贵骇然跳起,耳廓居然如兔闻声般地动了一动。

  “传说,流云请辞未成;所以这次,他照旧与流年一起,跟随韩大人。”

  轰然落地声,贵人随即四脚朝天,豪迈地昏了过去。

  莫折转身,义正词严道,“以后随军,华贵人可以不带枷铐,但请多多配合了行军速度!”

  

  韩朗将暂殓皇帝殿堂的门推开,一室凄凉。

章124 回目录 章126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